劉銳紹:北京「兩會」的幾點由微知著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March 10, 2021 10:23:15:[新观察/xgc2000.org]

劉銳紹:北京「兩會」的幾點由微知著

【明報文章】北京正在舉行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會議。這次會議本來討論「十四五規劃」等全國性議題,但新聞焦點卻集中在香港的政制問題上。香港問題的聚焦,令其他問題相對「失焦」。不過,有些蛛絲馬迹同樣值得關注,可以作為由微知著的參考。所以,本文「抓小放大」,各位視為隨想式文章好了。

(1)「兩制不全」正式成為「兩制不存」

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報告中沒有提「一國兩制」,是他就任此職以來首次。至於其他表述,例如「五十年不變」,在香港回歸後五六年已不再提;「高度自治」的再解讀是「不等於絕對自治或完全自治」(見喬曉陽和張德江語)。去年,汪洋的報告也不提「港人治港」;官方已用「愛國者治港」取而代之。如今,連「一國兩制」也不見了,可見「兩制」已由「肢體不全」變成「名正言順的不存」。這對於當年辛苦策劃和推動「一國兩制」的鄧小平和魯平等人來說,不啻是一大諷刺。

有些人不理當年的過程,認為時移世易,改變是理所當然的。有些人則認為,無論過去或現在,中共也是「做戲」,根本沒有現代民主和文明的意識。不過,對於我這類過來人而言,這個蛻變過程最令人傷心的是,今天不單失去「風物長宜放眼量」的政治胸襟,還顯露出「不怕揭開肚皮」的赤膊心態,連一點政治技巧也不懂;此外,更提升到「制度和政權保衛戰」的鬥爭角度。這種態勢預示着其他問題也會用這種不惜代價的力度破壞,實屬可哀。

(2)「兩高」報告把國家安全放在首位

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都把「國家安全」放在首位。我從來不反對國家安全是重要的,但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報告中強調「堅決維護國家政治安全」,這就引人遐想了。官方沒有詳細解釋「國家政治安全」的細節,但相信包含「政權、政體、政制安全」在內。這些內容與針對外國和外部勢力的「維護國家安全」相比,表面上可以等同起來,但又有隱約和深層次的不同,值得思考。

周強提出「維護國家政治安全」之後,跟着就說「打擊境內外敵對勢力」。特別令人關注的是那個「內」字,到底意何所指?外界看今天中國的形勢,不存在什麼「敵對勢力」,無論黨內外、官方內部或民間也沒有「反對勢力」,更遑論「敵對勢力」?除非這是掌權階層的「先見之明,高瞻遠矚,洞悉形勢,有所發現」,否則局外人難以觀察,因而有不同解讀。正面的解讀是未雨綢繆,防患未然,保持穩定;負面的解讀就是製造假想敵,藉以營造緊張氣氛,有需要時就出手打擊。但這到底是實際情况,還是鬥爭思維作祟?必須慎思!

(3)王毅希望有「新時代斯諾」的感慨

外長王毅在記者會上表示「希望並歡迎更多外國媒體記者成為新時代的斯諾」。此語不單引起我很多聯想,還有很多感慨。美國記者斯諾的報道對中共有不少正面作用。按照當年中共執政前的狀况,他的報道總體是相對實在和可供參考的。這也是他的新聞和言論自由。

令我感慨的是中共建政後對斯諾的態度,總體仍是「魚水交融」,但控制和駕馭卻愈來愈明顯。斯諾曾表示,他希望中國了解他的處境,他(的報道)不得不考慮他的讀者和編輯。但中國認為「你考慮你的編輯和讀者太多了,現在你談的是中國人的立場,是中國總理的話,你就要準確把我們的精神和立場表達出來,用字一定要準確」。我從來不反對事實必須準確,但觀點、角度和立場卻不能強求一致。上述摩擦反映了中共的慣性思維,執政前對待屬於「統戰對象」的斯諾還算客氣一點,但後來就由「交換意見」變成「提出要求」,逐步變成間接審稿。這些情况在中國開放的檔案中都可以找到,只是解讀不同而已(見《喬冠華與龔澎》一書)。

可惜的是,龔澎在文革期間也受到衝擊,被造反派質問:「你為什麼批准美國特務到中國?」斯諾一時間又變了特務。也許,中共「為今我所用」的常態,就是今天「愈來愈少斯諾」的原因,才引起王毅「希望和歡迎出現更多新時代斯諾」。容我反問一句:中國今天的宣傳機器還弱嗎?一點也不弱!「大外宣計劃」還擴展到國際,但為什麼還不能建立開明的形象呢?

(4)全國人大常委會權力擴大

會議審議修正《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組織法》,極有可能讓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全體大會閉會期間有權任免副總理、國務委員、國家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等高層領導;目標很清晰,就是要「更緊密團結」在習近平周圍。

早前,中共高層已加強向習近平「書面述職」的工作。除原定的政治局委員和書記處書記之外,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和全國政協的黨組成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黨組書記,現在都要向習近平書面述職。在中共的政治文化裏,述職的實質就是「表忠」,並藉此維持「政治安全」;而這類白紙黑字的紀錄(包括述職者要總結工作,查找不足)如何解讀和運用?在有需要時也可能成為向「不穩定因素」發難的切入點。凡此種種,都會強化集權的基礎,而全國人大正扮演這種加固的角色。

(5)「兩會」的「奇葩提案」令人拍案驚奇

每年「兩會」都會出現非常有趣味的提案,外界視為「沉悶的會議中的開心果」。例如「復興漢文化」(與習近平說的「中華民族共同體」矛盾,輕視少數民族)、「設立國家漢服日」(但什麼才是「漢服」?習近平也是穿西裝)。這類「奇葩提案」不勝枚舉,要探討的是出現這類提案的背後原因。為了標奇立異吸睛?為了完成提案數量的指標任務而胡亂提案?還是為了博取高層欣賞?無論如何,這種狀况反映了某些提案人的「水平」(與「水皮」近音)和扭曲的政治傾向。至於有多少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屬於這類濫竽充數的呢?也許不多,但已足以破壞「兩會」的印象了。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