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儀:警察維持治安還是擾亂秩序?|林瑞琪:沒有'跪低' 就沒有前行力量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August 12, 2019 18:13:30:[新观察/xgc2000.org]

回答: 劉進圖:粗暴鎮壓 豈能長治久安?|阮穎嫻:獨裁政府大審查 由 明报 于 August 12, 2019 18:11:49:

梁美儀:警察維持治安還是擾亂秩序?

【明報文章】獲中央和特區政府開口力撐,並下達「止暴制亂」命令後,警方對付示威者的手法更見強硬,但同時已接近觸碰普羅市民可接受的底線。當權者與警方的高壓與武力鎮壓,將民間的躁動情緒推向極危險的大爆發邊緣。即使政府大打「經濟牌」,也無力扭轉不滿政府的民意。

跟5年前對付佔中的手法如出一轍,政府又再次抬出經濟牌,意圖改變社會傾向同情反修例示威者的民意。港人向來「搵食至上」,林鄭月娥上周五會見記者時指本港經濟下行來得快,像「海嘯」來襲,甚至較SARS帶來的經濟下行或金融風暴更嚴峻。經歷過SARS的市民,聽罷林太一席話,會否覺得驚心動魄?

當年SARS奪去299條人命,市民不敢上街和外遊,連到街上吃飯看戲都可免則免;外國視香港為疫區,遊客禁足,香港儼如死城。如今這一輪示威衝突,會令本港經濟陷於較2003年更嚴峻的挑戰?失業率會由現時的2.8%飈升至2003年高位的8.7%?

經濟牌一出,理應會令一些緊張飯碗的市民窒步。誰知警方在周日的連串「過火」行動,恐怕「枉費」林太一片苦心。

警方究竟是在維持治安,還是擾亂治安、危害市民生命?何以在北角和荃灣再有白衣人肆意毆打市民而不見警方拚命拘捕?何以警方向不通風的葵芳港鐵站施放刺鼻和令人呼吸困難的催淚彈?何以大批防暴警察會在太古港鐵站揮動警棍,追打一批已踏上扶手電梯往下走的示威者?此舉極容易造成人踩人的慘劇。有市民目擊懷疑「假扮」示威者的警察在銅鑼灣製造紛爭,然後與附近警員合力制服多名示威者,究竟警員是擾亂公眾秩序還是維持秩序?如果事情屬實,這與「嫁禍」示威者無疑,手法醜陋。

當這些畫面一一進入普羅市民眼裏,恐怕會對林太的經濟牌不屑一顧。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林瑞琪:沒有「跪低」 就沒有前行力量

【明報文章】有年輕朋友問筆者,林鄭月娥特首會否「跪低」。筆者毫不猶豫地回答:絕對不會。筆者的理由是:跪低是一種具有極高道德情操的行為,在目前光景下,不見得林鄭會有這方面的情操。

什麼是「跪低」?「跪低」就是放開自己的尊嚴,為顧全大局而接受自己感難堪的對待。但世上的惡劣政客卻只懂死抱自己的面子,而寧可置天下安危於不顧,一副「大不了同歸於盡」或最多是「死了就算」的心態。德國第三帝國的希特勒就是當中最惡劣的例子。

德國出了一個希特勒,令整個民族顏面無全,卻另一方面促使戰後的政治家不斷反省德意志民族的歷史責任。其中最令人感震撼而欣賞的一幕,是1970年西德總理布蘭特訪問波蘭時的「千年一跪」。他在首都華沙的(對抗德國入侵的)起義紀念碑前雙膝跪下,為德國人歷史上多次帶給波蘭人民種種痛苦,請求寬恕。布蘭特的「千年一跪」非但沒有降低波蘭人、德國人以至全世界普遍對他的尊敬,反而為他帶來更多讚賞,以致間接促成他在一年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天主教會從來不乏「跪低」經驗

林鄭既自稱是天主教徒,筆者想以多位天主教領袖的風範讓她參考。其中鮮為華人世界所知的例子,是1965年波蘭主教團向德國主教團的道歉。近代世界史中,德國向波蘭道歉的場合數不勝數,但波蘭向德國道歉,卻值得讀者多加了解。

2015年筆者在華沙出席一個「中歐論壇」,大會致贈了一本《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紀念館特冊》(Home of the Saint: Sanctuary of John Paul II)作為擔任總結圓桌論壇嘉賓之一的贈品。內裏有一篇文章提到,1965年當時的華迪偉總主教(Archbishop Wojtyla,若望保祿二世原名)有份聯署由華沙總主教維辛斯基樞機主教(Cardinal Stefan Wyszynski)所發起的向德國天主教會致歉信函,該函題為「我們原諒,也尋求原諒」(We Forgive and Ask for Forgiveness)。「We Forgive」是指德國在戰爭中對波蘭的傷害;「Ask for Forgiveness」是指二戰後波蘭按盟國安排併入德國的東普魯士,並因應時勢強迫600萬德國人離開的這件傷心事。

當時波蘭共產黨政府曾就此事強烈譴責波蘭主教團「賣國」,但1990年波蘭共產黨放棄一黨專政後,新當選波蘭總統的華里沙1992年到訪德國,再一次代表波蘭人民向德國道歉,並贏得兩國人民熱烈讚賞。這樣利落而有深度的「跪低」,只有具崇高道德心的政治領袖才可以做到。
「跪低」應是主動的

說到「跪低」,近代教宗不但在意念上「跪低」,難能可貴的是他們做到了具體的雙膝下跪。其中聖若望保祿二世可說是世間典範。他在新當選教宗後,頻頻外訪以促進與各地的相互了解及彼此關係。每到一國,教宗都跪下並親吻土地,以表達對當地人民及社會的敬意。

今年4月11日,現任教宗方濟各在「羅馬聖瑪爾大之家」為南蘇丹總統及敵對派領袖主持兩天退省結束之時,向總統及敵對派領袖下跪,並親吻他們的皮鞋,以求他們放棄對抗、彼此和解,合力維持十分脆弱的短暫和平(註)。世人並沒有因此而覺得有損教宗尊嚴,反是敬佩他流露出為和平而委屈自己的勇氣。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任期間,就殖民地統治者對中南美洲原住民的傷害、就中世紀十字軍對伊斯蘭教的打擊等歷史問題,一再「跪低」道歉。2001年,教宗亦特別就傳教士在近4個世紀在中國傳教時所有的缺點及不足,衷心向中國人道歉。當然,近20年各地天主教會多次傳出的性侵犯惡行及管理層的處理失當,前教宗本篤十六世及現任教宗方濟各也清楚地表達了歉意,並代表整個教會請求受害人士原諒。

這種「跪低」不但是還受害者一個公道,更是整個教會群體自我更新的重要一步。

結論

7月21日的恐怖之夜,筆者在鏡頭前見到一名受害人士本來可以逃離施襲者攻擊範圍,卻毅然轉身下跪請求施襲者不要襲擊他人。這位朋友的勇氣,筆者由衷敬佩。

可以說,沒有「跪低」,就沒有再起而前行的力量。可惜的是,從目前香港政治水平來看,執政當局看不出有任何「跪低」的可能。這是香港最可悲亦可憐的實况。

感慨香港政治現實的無奈,所以筆者匆匆寫成這篇短文與讀者分享。筆者亦保留一點不現實的期望:衷心希望林鄭特首能效法教會先賢,作出明智決定。

註:"Pope Francis kisses shoes of Sudanese leaders in plea for peace", Fox News, 12 Apr. 2019(fxn.ws/2X6f1Cs)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林鄭特首會『跪低』嗎?」)

作者是天主教香港教區聖神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