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中送惡法」來了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November 12, 2019 19:16:45:[新观察/xgc2000.org]

回答: 陳景祥:悲情城市 由 明报 于 November 12, 2019 19:15:30:

【明報文章】香港已經進入不可管治的局面,惡法毁港,庸官戀位,警隊失控,官逼民反,嚴刑峻法,民不畏死。

問題的根源天天在台上譴責暴力,天天在街上升級仇恨,滿口惡言「開香檳慶祝」、開3槍「少得滯」、「多謝你哋出嚟畀我哋開槍打喎」、「打頭呀」,失了控的拿着武器,開車撞人,執行私刑,濫用法律,不聽指令,高層包庇,製暴製亂。現在更攻入大學、教堂,戰場處處,香港再無淨土(前輩劉進圖言)。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一直以拘捕或被打擊人數作為平息香港局勢的指標,欺上瞞下。從張曉明8月初的1000人(於深圳座談會),到林鄭月娥8月底的1000至2000人(對外國商界閉門講話),到林鄭月娥11月初見中央領導人表示已拘捕3000人(見副總理韓正),幾個月間,數字已是原來評估的3倍,更超過去年全年本港因各種罪行被捕人數的十分之一。現在被捕人數已超標有突,但局面愈發失控,皆因問題根源不停製造問題,死不認錯。

「原則性治港」變「實質性治港」

在要槍有槍、要炮有炮之後,中央計劃在香港「要法律有法律」。剛落幕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北京對「一國兩制」,進行了有史以來最「離行離迾」的修改,為治港作了有系統的制度設計和工作部署,讓中央對港方針由鄧小平的「原則性治港」,變成習近平的「實質性治港」。

首先,北京明確要求香港行政、立法、司法和港人要尊重中國共產黨的管治,日後反共或「妄議中央」可能有問題。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輔導讀本》解讀說,「特別行政區的一切行政、立法、司法行為都必須符合憲法和基本法,以憲法和基本法的規定作為最高準則」、「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應當尊重國家主體實行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包括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這一核心內容在內的政治制度」。

2018年新修改的《憲法》第1條列明,「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這是憲法的根本精神。此外,適用香港的《國家安全法》表明,國家安全首要是指國家政權的安全,這與憲法的中共條款形成兩道鋼閘,日後為《基本法》23條立法「以黨代國,以黨代法」的精神埋下伏筆,香港人無法不從。

此外,中央銳意在港執起「法律武器」解決問題,但要「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為基本法23條立法,仿效澳門成立由行政長官領導、對接中央任務的「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仍需要一段時間。為此,張曉明強調,「特區該制定的法律要制定,該修改的法律要修改,該廢除的法律要廢除,該補充的制度要補充,該配套的機制要配套」。筆者相信,中央有意在港搞臨時23條,會審視香港現行法律,將其修改、活化,當為己用;將內地國安法等法律引入基本法附件三,用人大釋法將港獨剔出香港言論、出版、集會自由之外亦是一途。

更甚者,是張曉明清楚指出中央對港有十大權力,可以依法行使,它們包括:

(1)特別行政區(下稱特區)的創制權:根據憲法第31條,設立特別行政區;

(2)特區政府的組織權:要完善中央對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選拔、任命、監督、罷免等相關制度和程序(筆者按:愛國愛港是重點,中央要行使實質的任免和監督權);

(3)基本法的制定、修改、解釋權(筆者按:可能修改基本法);

(4)對特區高度自治的監督權(對立法會的立法備案審查);

(5)向行政長官發出指令權(例如就取締民族黨一事發公函);
(6)外交事務權;
(7)防務權;

(8)決定在特區實施全國性法律(增減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
(9)宣布特區進入戰爭或緊急狀態;

(10)中央還可根據需要向特區作出新的授權。

沒有了「送中惡法」,「中送惡法」不請自來。

不可管治階段 法律武器不會奏效

筆者要指出的是,香港現在已經進入不可管治的階段,再多的法律武器都不會奏效。中央必須從政治上解決香港暴政、警暴、冤案和雙普選等問題,否則捉錯用神,胡亂斷症,藥石亂投,北京將進一步失去香港人和葬送新一代的精英階層,香港進一步淪為大陸城市。
如果兩制死亡,是一國將其殺之。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