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凯恩风光大葬与美国两党分四派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常乐 于 September 28, 2018 11:43:43:[新观察/xgc2000.org]

日前美国参议员麦凯恩风光大葬,是1969年艾森豪威尔葬礼之后最盛大的。原因有三个:(1)麦凯恩担任国会议员36年,其中有32年是参议员,是最资深的参议员之一。担任参议院军委会主席3年半,2007年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对比一下,艾森豪威尔曾任总统8年。(2)麦凯恩作为海军飞行员在越战中被俘并被关押5年半。对比一下,艾森豪威尔二战中任北非和欧洲盟军统帅3年。(3)麦凯恩在2016年总统选举的共和党初选中与川普相互人身攻击,而且对川普路线很不以为然,死前说不要川普参加葬礼。这让反川普的部分左派和右派踊跃参加葬礼,借此反川普。

美国最资深的一些国会议员权力和影响力很大。这从美国总统不能执政后的继位顺序可见一斑。继位顺序是: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众议院议长、参议院临时议长、国务卿、财长、防长、司法部长、内政部长……。除了众院议长(因为拥有院内较大权力,远大于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和参议院临时议长),最资深的国会议员中参议员比众议员重要,因为参议院权力大于众议院,特别是联邦行政和司法要职(阁员、行政部门首长、大使、最高法院大法官及联邦法院法官)须经参议院同意,而且人数(100人)少于众议院(435人),每个参议员代表的选民远多于众议员,任期(6年)比众议员(任期2年)长得多,参加的院内委员会多于众议员。

最资深国会议员的影响力顺序是:众议院议长(多数党议员)、参议院临时议长(多数党议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参议院重要委员会的主席(多数党议员)、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参议院重要委员会的副主席(少数党领袖)、众议院多数党领袖、众议院重要委员会的主席(多数党议员)、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众议院重要委员会的副主席(少数党议员)。

在2016年大选之前,美国的选举基本上是两党之争,也就是右派(保守派、共和党)与左派(自由派、民主党)之争。关于左右光谱,我在旧文中分析过,必须至少区分政治观、经济观和国族观这三个层面。

在政治观层面上,争议主要在于个人及民间组织与政府的关系。可以看出连续的光谱:极右的无政府主义、激进右派的尽可能小的政府、温和右派的小政府大社会(民间组织)、温和左派的大政府(美国是从罗斯福新政开始的)、激进左派的威权主义、极左的极权主义。

在经济观层面上,争议主要在于政府对经济的控制程度。可以看出连续的光谱:极右的自由放任资本主义、激进右派的尽可能少的监管经济、温和右派的限于必要的监管经济、温和左派的加强监管经济、激进左派的高福利救济社会主义、极左的控制经济的共产主义。

在国族观层面上,争议主要在于对国族的重视程度。可以看出连续的光谱:极右的沙文主义和种族主义、激进右派的本国族利益优先、温和右派的重视本国族利益、温和左派的本国族和全球利益并重、激进左派的全球化、极左的国际主义和世界主义。

在这些光谱上,简而言之,麦凯恩是偏左的右派,或者说是偏右的中间派。

从2016年大选开始,美国的选举开始了大变局。在右派中,川普打败了共和党内的麦凯恩等几个小矮人,并且爆出大冷门,当上了总统。谁把川普抬进了白宫?不是苏中等共产党历来造谣的大资本家和大媒体,因为川普竞选经费主要来自小老百姓和自己,又受到大多数大媒体的反对。把川普抬进白宫的主要是深受全球化之害的制造业工人。

川普与麦凯恩等小矮人的差别,在政治观层面上,是激进右派的尽可能小的政府相对于温和右派的小政府大社会;在经济观层面上,是激进右派的尽可能少的监管经济相对于限于必要的监管经济;在国族观层面上,是激进右派的本国族利益优先相对于激进左派的全球化。

川普迎合和代表了深受全球化之害的制造业工人等,可以称作平民主义激进右派,相对于麦凯恩等小矮人代表的精英主义温和右派。平民主义(populism)是美国传统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在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初期,主张开展民众抗议运动,要求保障农民利益、自由使用银矿来铸造货币、政府管制垄断现象、反对美国插手拉丁美洲国家的政治和经济事务等。populism(更多的被译为“民粹主义”)被赋予贬义,始于19世纪的俄国,统治贵族以此贬称自由派人士、民主派人士、社会主义人士与无政府主义等。西欧等地民主制度逐步确立之后,新的统治精英菁英经由代议民主与官僚制度,控制了政府,以此贬称那些诉求直接民主与草根民主的人士。统治精英认为,人民缺少做出决定的知识,易受感情影响,主张应该由专家来决定政策。人民拥有的权力是选举权,而在选出政治领袖之后,就不适宜再直接做出政治决定。

眼下国会中期选举的共和党内初选中,川普的平民主义激进右派大败精英主义温和右派。

左派在2016年大选中也开始分裂,此前从未获得全国影响力的社会主义运动异军突起,社会主义者桑德斯参议员在民主党内逼得希拉里苦战才获胜。

希拉里与桑德斯的差别,在政治观层面上,是温和左派中的大政府相对于更大的政府;在经济观层面上,是温和左派的加强监管经济相对于高福利救济社会主义;在国族观层面上,是激进左派的全球化相对于加强全球化。

桑德斯等社会主义者迎合和代表了拉美裔和黑人等少数民族和最底层民众,可以称作平民主义激进左派,相对于欧巴马、希拉里等代表的精英主义温和左派。

眼下国会中期选举的民主党内初选中,社会主义者或平民主义激进左派崛起更加明显。

接下来的国会中期选举,两党四派大厮杀,结果将影响美国和世界的未来。

————————

附录

常乐| 经济观、政治观和国族观的左右光谱

上个月我写的两篇文章里说过:中国、越南和老挝的共产党早已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统治演变为民族社会主义的。他们不是意德那样原生的,而是共产主义搞不下去了,只好改革。演变包含三个方面:(1)从全面极权主义到政治极权主义,(2)从生产资料公有制到以公有制为主(还有可能到经济命脉公有制),(3)从革命国际主义到极端民族主义。

所谓“民族社会主义”或更常见的译名“国家社会主义”,更为人所知的就是德国的纳粹主义和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

共产主义和民族社会主义这类意识形态,人们喜欢放到左右光谱里,便于把握。共产主义一般被说成极左的,而民族社会主义过去一般被说成极右的,近年来有人认为是极左的。

从开头说的共产主义和民族社会主义的三方面差异可以看出,这两种意识形态各自至少包含了经济观、政治观和国族观,所以必须在不同方面区别左右,不能笼统地打上左右标签。

在经济观上,共产主义主张公有制和指令经济,是经济极左派。

民族社会主义反对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主张指令经济与市场经济的混合体系。中国特色的民族社会主义还主张公有制和私有制的混合体系。这是经济激进左派。

当代西方社会主义(北欧西欧社会党和美国民主党等)主张高税收高福利,有些还会主张企业员工入股乃至集体所有制。这是经济温和左派。

经济温和右派主张对自由市场经济有所限制,以较低税收和福利阻止贫富差距扩大。

经济极右派就是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尽可能减少税收和福利。

在政治观上,共产主义主张全面极权主义(或全能主义),也就是政权全面控制社会和个人,行政权为王,实行人治。这是极端专制派。这在中国被称作政治极左派。

民族社会主义主张政治极权主义(或全能主义),也就是政权控制媒体、教育等政治相关领域,政权为王,实行人治。这是政治专制派。这在中国被称作政治左派。

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主张个人合法权利不容侵犯,民间团体和媒体制约政权,立法机构和行政首长民选,政权中三权相互制约,法律为王,实行法治。这是自由民主派。这在中国被称作政治右派。

无政府主义主张个人自由不受政权限制。这按照中国式光谱,可以算政治极右派。

在国族观上,共产主义主张革命国际主义,是国族极左派。

一般的国际主义如欧盟的理念,是国族左派。

一般的国族主义,是国族右派。

民族社会主义主张极端国族主义,是国族极右派。

(2015-2-17)

————————

常乐| 民粹主义与恶民制

英国退欧公投通过和川普胜选,被很多反对者攻击为民粹主义或民粹政治。民粹主义是个争议很大的政治标签,普通人即便查了词典,也只能推测这是个贬义的帽子罢了。这种政治标签都有久远的历史背景,说来话长。

古人的小共同体如部落,会推举一个或几个贤能的首领和更多的贤能的长老。到了城邦或邦国时代,首领演变成邦主或国王,继续推举或世袭;长老演变成权贵,继续推举或世袭;共同体成员演变成参与政治即公共事务的市民或公民,有富人和穷人。

亚里斯多德在《政治学》中,讨论了希腊城邦的宪制,提出两大类型:(1)正常的,最高统治者照顾全体公民的利益。下含三个小类型:(1a)贤主制(kingship),最高统治者是个别人,推举、选举或世袭的;(1b)贤贵制(aristocracy),最高统治者是少数人,从王室、富人和穷人中推举或选举出来的;(1c)共和制(polity),最高统治者是多数人,通过平民大会的形式。(2)反常的,最高统治者以自己的利益为依归。下含三个小类型:(2a)谮主制(tyranny),最高统治者是个别人,篡夺、推举、选举或世袭的;(2b)寡头制(oligarchy),最高统治者是少数人,倾向于王室和富人世袭的;(2c)恶民制(democracy),最高统治者是多数人。(《政治学》第三卷)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亚里斯多德的democracy不能翻译成“民主制”,因为他指的是作为最高统治者的多数人以自己的利益为依归,而现代“民主制”主要指的是间接民主即公民选举官员,也包含直接民主即公民投票。

亚里斯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Nicomachean Ethics)中提出宪制的的基础是公正性(justice),公正的宪制是正常的,而不公正的宪制是反常的。(《尼各马可伦理学》第四卷)。

“民粹主义”这个词是19世纪的俄国人造出来的。英文是populism,其中词根popul来自拉丁语的词populus(民众)。这个标签的制造者的意图是抬举民众,蔑视精英,但是统治贵族却用“民粹主义者”来称呼自由派人士、民主派人士、社会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等,把它变成了贬义的称呼,因此这些人士通常都会谢绝这个称呼。选举民主制逐步确立之后,新的统治精英用“民粹主义者”来称呼诉求直接民主与草根民主的人士。统治精英认为,民众缺少做出决定的知识,易受感情影响,因而决策应该交给有能力的专家。民众拥有的权力是选举权,在选举出官员之后,就不宜再直接做出政治决定。

按照反民粹主义的精英的观点,对于政策进行公民投票,就是民粹主义,就应该禁止。那么竞选者以政见获取选民支持,是否算民众决策呢?是否算民粹主义呢?

按照亚里斯多德的观点,现代民主制是多数人作为最高统治者,公正不公正要看多数人是照顾全体公民的利益还是以自己的利益为依归。这个标准要应用,也不容易。公民投票者和选举官员者都会考虑自己的利益,恐怕不会都能考虑全体公民的利益。此外这些人们还会认为现行的政策有利或有损自己和全体公民的利益。

因此,公民投票结果和选举结果是否有利于全体公民的利益,要看政策实行较长时间后的效果,不能急于扣上民粹主义或恶民制的帽子。

(2017-02-12)

————————

常乐| 川普和班农的新政

川普胜选,支持者主要是工人阶级或中产阶级,特别是其中的西方文化族群。在这个群体中,2008年金融危机后产生了茶党运动,反对金融精英和政治精英。茶党运动的重要思想背景之一是另类右翼思潮。这个思潮的重要人物之一就是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

班农拥有哈佛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曾任海军水面战舰军官和海军作战部长的特别助理。退役后就职于投行高盛,主要从事媒体投资。2000年开始,编导了9部另类右翼的政论纪录片。2012年,他接手保守派新闻网站布莱巴特新闻网,任执行董事长,把该网站办成另类右翼新闻网站。2016年,他辞去布莱巴特新闻网的职务,担任川普的竞选经理。

班农对川普的强烈影响,已经显示在就职演说稿和入境暂时收紧令上,值得注意。班农在2011年和2014年做过两次演讲,说明对美国和世界状况的看法(附注)。

班农生长的家庭是蓝领和爱尔兰裔天主教徒。他最为认同的国内群体,经济上的阶层是中产阶级或工人阶级,族群上是西方(他说的“犹太教-基督教西方”)文化族群。这个族群的内圈是新教文化族群,外围一圈是天主教西方文化族群(不包括天主教拉美文化族群),更外围的是犹太教徒。

就国际上来说,他认同于犹太教-基督教西方文明。

他认为在美国和西方有两种有害的潮流,首先是安恩.兰德的客观主义(原子化的个人主义),其次是急速世俗化。

他心目中的国内敌人,是借助于资本主义和国际贸易的异质文化(非犹太教-基督教西方文化)精英(如高技术跨国公司的印度裔高管)和食利阶层(包括政治权贵和享受福利过多者)。他把前者归入朋党(裙带、权贵)资本主义。

在国内,经济方面为了阻止中产阶级或工人阶级的收入减少和减少公共债务,他要减少异质文化精英和食利阶层的获利。政治方面他要减少建制派(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政治和文化精英)的权力。但是,右翼缩小政府规模的希望恐怕难以达到,因为美国的国际事物参与度难以降低。文化方面他要减少异质文化的外来移民。

就国际上来说,他认为有害潮流除了上述两个,还有国家资本主义,不好好分配。

他心目中的国际敌人,首先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他说的“伊斯兰法西斯主义”),例如伊斯兰国、博科圣地、基地组织、伊朗;其次是国家资本主义,如俄罗斯、中国、阿根廷。他把国家资本主义也归入朋党资本主义。

在国际上,经济方面他要减少贸易逆差。政治方面他要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文化方面他要保卫犹太教-基督教西方文化。

川普和班农的新政,可以获得国会多数党——共和党议员的部分支持,获得最高法院大法官即将近半数而且未来数年中可能过半数者的支持,获得多数民众的支持。他们心目中的国内外敌人未必完全一致(例如川普喜欢兰德的个人主义观念),但共同的敌人很强大。

附注

1. Stephen K. Bannon at The Liberty Restoration Foundati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BSrJv0IpHY

2. Breitbart News: 2011: Steve Bannon Predicts the Media Smear Campaign Against Him
http://www.breitbart.com/2016-presidential-race/2016/11/18/2011-steve-bannon-predicts-media-smear-campaign/

3. BuzzFeed News: This Is How Steve Bannon Sees The Entire World
https://www.buzzfeed.com/lesterfeder/this-is-how-steve-bannon-sees-the-entire-world?utm_term=.unVYWm0aM#.uw4KWEZz1

4. 罗照宇: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的基本主张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599739/answer/143792718

(2017-02-06)

————————

常乐| 川普总统的轿夫们与他们得势的冲击波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让全球精英和媒体跌碎眼镜。应该吸取的教训是,精英和媒体可以不喜欢某个潮流,但是不能幻想现实会按照自己的好恶而改变。

川普胜选是英国退欧公投过关的重演,从典型的英国退欧派投票者,可以推测出典型的川普的轿夫。我在“英国退欧的原因和影响”中,提到典型的英国退欧派和留欧派的几个属性,可以借用来勾勒川普的轿夫和反对者:

“综上所述,典型的投退欧票者具有如下属性:(1)居住在大伦敦等少数地区之外的英格兰或威尔士;(2)居住地区对欧盟出口依存度较高;(3)40岁以上;(4)大学以下学历;(5)收入低于2,5万英镑。相反,典型的投留欧票者具有如下属性:(1)居住在苏格兰、北爱尔兰或大伦敦等少数英格兰地区;(2)居住地区对欧盟出口依存度较低;(3)40岁以下;(4)大学及以上学历;(5)收入高于2,5万英镑。”

典型的川普轿夫具有如下属性:(1)居住在美国大城市等少数地区之外的白人聚居区;(2)40岁以上;(3)大学以下学历;(4)收入低于美国个人收入中位值。相反,典型的川普反对者具有如下属性:(1)居住在美国大城市等少数地区;(2)40岁以下;(3)大学及以上学历;(4)收入高于美国个人收入中位值。不能确定的是居住地区对出口的依存度的相关性。

这种相似性显示了共同的原因:(1)全球化以及欧洲一体化对大城市等少数地区之外的小企业的严重打击,很多员工跌出中产阶级,非常不满,而相反大企业和大城市等少数地区是得利的,得利者从高管到年轻的高学历员工;(2)下层和感觉前途不妙的中产阶级英国本地人和美国白人认为对本国顺差较大的国家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外国来的移民拉低了他们的收入。(3)贫富差距扩大,加重了下层和感觉前途不妙的中产阶级的不满。

精英和媒体认为下层和感觉前途不妙的中产阶级反全球化以及欧洲一体化和仇外是民粹主义,但是下层和感觉前途不妙的中产阶级英国本地人和美国白人握有多数选票,他们的奶酪减少了,就要追究。对于民调人员,他们中的很多人不好意思直说仇外的话,但是这些沉默的多数在投票时是不含糊的,主要依据自己的利益和不满。

川普主打排外和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的反不道德地赚大钱(如华尔街的肥猫),搔到美国下层和感觉前途不妙的中产阶级白人的痒处,所以一路走来过关斩将,总是让精英和媒体跌碎眼镜。

川普和他的轿夫们已经改变了共和党。他和他们将在美国推动向中下阶层白人倾斜的新政,推动孤立主义的新政。

顺便说说,中国的贫富差距扩大比美国更厉害。薄熙来为了让下层和感觉前途不妙的中产阶级给他抬轿子,打少数贪官和富商,名为“打黑”。他虽然垮台了,但他的政治翻新手段被新领导们继承了,清洗政敌,扩大到迎合仇官情绪的反贪官。新领导们的另一个政治翻新手段是大幅升级仇外宣传。

(2016-11-09)

————————

常乐| 川普的轿夫与英国退欧派的面貌相似度

昨天我在“川普总统的轿夫们与他们得势的冲击波”中,引用旧文中对典型的英国退欧派和留欧派的速写像(依据是英国退欧公投后的民调资料),借以勾勒典型的川普的轿夫和反对者:

【“综上所述,典型的投退欧票者具有如下属性:(1)居住在大伦敦等少数地区之外的英格兰或威尔士;(2)居住地区对欧盟出口依存度较高;(3)40岁以上;(4)大学以下学历;(5)收入低于2,5万英镑。相反,典型的投留欧票者具有如下属性:(1)居住在苏格兰、北爱尔兰或大伦敦等少数英格兰地区;(2)居住地区对欧盟出口依存度较低;(3)40岁以下;(4)大学及以上学历;(5)收入高于2,5万英镑。”

典型的川普轿夫具有如下属性:(1)居住在美国大城市等少数地区之外的白人聚居区;(2)40岁以上;(3)大学以下学历;(4)收入低于美国个人收入中位值。相反,典型的川普反对者具有如下属性:(1)居住在美国大城市等少数地区;(2)40岁以下;(3)大学及以上学历;(4)收入高于美国个人收入中位值。不能确定的是居住地区对出口的依存度的相关性。】

今天读到CNN在美国总统选举投票站前抽样调查的部分结果,典型的川普的轿夫有五点类似于典型的英国退欧派:

(1)多半属于非新移民白人这个多数族群

【黑人选民中克林顿的得票率高达88%,但在阵容同样强大的拉丁裔选民中,克林顿的得票率则"只有"65%,远不如2012年,奥巴马在上述两个族群分别为93%和71%的得票率。亚裔选民中,支持克林顿的比例也同样高达65%,支持特朗普的则有29%。不过,民意专家普遍认为,针对少数族群展开的投票统计并不具很高的权威性,因为抽样的地点和被访者的背景不同都会导致调查结果出现几个百分点的波动。】(附注,下同)

(2)多半是40岁以上

【四十岁以上选民中特朗普明显领先,相比之下,克林顿在18岁至39岁选民中更受喜爱。

老年选特朗普 年轻人支持克林顿

按照CNN在投票站前对选民进行的抽样调查,特朗普在选民人数最多的50至64岁年龄段中,支持率高达53%,远远超出克林顿的44%。

而在年轻选民中,情况则恰恰相反,18至24岁选民中,克林顿的支持率达55%,而特朗普的支持率只有33%。不过,这一年龄段选民在选民总数中所占的份额只有10%。】

(3)多半是大学以下学历

“就选民学历背景来看,只有高中学历的选民中,特朗普领先优势明显。大学学历人群中,克林顿领先,但领先优势远不如选前民调的结果。高中毕业和大学肄业人群中,特朗普分别以51%和52%领先于克林顿的45%和43%。而在学士毕业和研究生毕业人群中,情况正好相反,克林顿分别以49%和58%的优势领先于特朗普的45%和37%。”

(4)多半是男性

“……克林顿虽然在女性选民中获胜,但优势却并不明显,共有54%的女性选民将选票投给了克林顿。”

(5)多半是保守派

“意识形态取向自由派的选民中,克林顿的得票率高达84%,特朗普只有10%。而在保守派阵营中,克林顿的得票率则只有15%。特朗普高达81%。”

但是典型的川普的轿夫在收入方面不同于典型的英国退欧派:

“年收入少于五万美元的人群中,克林顿支持率为52%,远远超过特朗普的41%。年收入超过五万的选民中,特朗普则以49%领先于克林顿的47%。”

附注

引自德国之声:究竟是谁选了特朗普
http://www.dw.com/zh/究竟是谁选了特朗普/a-36325108

(2016-11-10)

————————

常乐| 英国退欧的原因和影响

英国对于退出还是留在欧盟的公民投票结果于6月24日揭晓,投退欧票者占51.9%。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比较复杂,影响也比较复杂。

投票退欧者与留欧者的一些相关属性差异,已有一些民调统计结果。首先是区域差异,投退欧票者在英格兰占53.4%(但是在大伦敦等少数地区占少数),在威尔士占52.5%,在北爱尔兰占44.2%,在苏格兰占38%。区域差异如下图1所显示的:

http://i.ftimg.net/picture/2/000063322_piclink.jpg

苏格兰、北爱尔兰和威尔士是凯尔特地区,与英格兰有一些文化差异,经济也较为落后,高度自治。英格兰多数投票者选择退欧,而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多数投票者选择留欧,导致后两个地区的独立呼声升高。

其次是退欧票占多数的地区对欧盟出口依存度更高,如上图4所显示的。这意味着投退欧票者主要并非考虑本地区经济利益,或者以为本地区经济损失主要不会是自己承受的。

再次是受教育程度差异,退欧票占多数的选区中大学及以上学历者占比较低,而留欧票占多数的选区中高学历者占比较高,如上图5所显示的。

第四是年龄差异,英国《卫报》的民调统计是退欧票占多数的选区平均年龄多数超过40岁,而留欧票占多数的选区平均年龄多数低于40岁,如下图所示:

http://image98.360doc.com/DownloadImg/2016/06/2422/74576470_4.jpg

香港评论员郑司律对此的分析是:“公投結果和相關的調查,反映英國世代和階層之間的意見分裂:年輕一代活在英國已經進入歐洲的年代,見證歐洲合作的發展,大都選擇留在歐盟;而年老一代則仍然保留英國與歐洲分開處事的記憶,支持脫離歐盟的比率剛好與年輕人成反比。”(注1)

第五是收入差异,《卫报》的民调统计是退欧票占多数的选区多数平均收入低于2.5万英镑,而留欧票占多数的选区多数平均收入高于2.5万英镑,如下图所示:

http://image98.360doc.com/DownloadImg/2016/06/2422/74576470_3.jpg

这意味着退欧票占多数的选区中工人阶级较多,而留欧票占多数的选区中中上阶层较多。

综上所述,典型的投退欧票者具有如下属性:(1)居住在大伦敦等少数地区之外的英格兰或威尔士;(2)居住地区对欧盟出口依存度较高;(3)40岁以上;(4)大学以下学历;(5)收入低于2,5万英镑。相反,典型的投留欧票者具有如下属性:(1)居住在苏格兰、北爱尔兰或大伦敦等少数英格兰地区;(2)居住地区对欧盟出口依存度较低;(3)40岁以下;(4)大学及以上学历;(5)收入高于2,5万英镑。

关于投退欧票者占多数的原因,英国《金融时报》社评“退欧让英国跌入黑暗”认为是:【从巴黎、罗马到华沙,民粹主义在欧洲各地横行,传统体制正在败退。英国此次公投结果很可能将作为“转折时刻”永载史册。】【许多人会指责这次失败的留欧运动既缺乏激情,又低估了民众对都市精英阶层的怨恨程度。对移民及其对地方社区影响的担忧(比许多人承认的更合理),战胜了对国家自身经济利益的考量。“收回控制权”的口号,在那些认为欧洲大陆已陷入混乱的人士之间产生了共鸣。】(附注2)

《金融时报》自己的主张在公投中落败,就说“让英国跌入黑暗”,是“民粹主义横行”,这恐怕也是让民众怨恨的都市精英阶层自我感觉真理在手而把民众当无知幼童训斥的做派。退欧和留欧,都是各有利弊,谈不到“跌入黑暗”或留在光明中。公民投票就是诉诸于投票者的常识和利益考虑,而退欧票和留欧票只相差近4个百分点,说明这个问题争议极大,议会投票或行政决策都未必能缓解争议,付诸公民投票是适当的,投票结果谈不到“民粹主义”。

《金融时报》社评上面所说的几个原因,倒是值得注意:(1)部分“民众对都市精英阶层的怨恨程度”较高;(2)部分民众“对移民及其对地方社区影响的担忧”较强;(3)部分民众认为“欧洲大陆已陷入混乱”,英国应该“收回控制权”。

部分民众对都市精英阶层的怨恨,是认为加入欧盟后自己未能获益而都市精英阶层获益了。他们还认为退出欧盟的话自己损失不大,而都市精英阶层损失较大。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对欧盟出口依存度较高的地区反而退欧票较多。

部分民众对外来移民增多的担忧,主要是来自欧盟东欧国家移民的增多。这在部分民众看来,不但可能对地方社区有不良影响,还可能减少低收入民众的就业机会。

部分民众认为“欧洲大陆已陷入混乱”,有一定道理。“欧盟宪法”公投被否决,已经是欧盟部分民众不同意欧盟政治一体化而走向欧洲中央集权联邦的道路。坚持要走这条道路的势力改而加强经济一体化,想通过欧元、欧洲央行、欧盟法规等曲线实现政治一体化,而欧债危机对这一曲线路径是沉重打击。英国历史上没有变成法国式的中央集权王朝,对可能走向中央集权的体制很有疑虑。撒切尔首相等不少精英不同意加入权力可能过大的欧盟。此后不少精英希望退出权力过大并可能走向中央集权联邦的欧盟,也就是“收回控制权”。这样的主张具有英国自由主义的理据。

退出欧盟对英国的短期和中期经济损害,还要看英国与欧盟的谈判结果。就长期经济效应来说,可能因为摆脱欧盟法规束缚而利大于弊。

英国退出欧盟,对欧盟的经济一体化和曲线政治一体化是又一大沉重打击,而且可能被其他欧盟国家仿效。

英国退出欧盟,会影响到英国、欧盟与美国的关系。英国与美国的关系,已经不如以往密切,因为英国精英阶层有些人认为美国走下坡路。美国与欧盟的关系,原来相当借重英国,而现在英国在美国外交和战略上的地位就降低了。

此外,英国部分中下层民众在退出欧盟中发挥重要作用,对于川普的支持者是一个鼓舞。

欧盟失去英国这个第二或第三大经济体(英镑狂贬前后)成员,在美国外交和战略上的地位也降低了。

附注

1. 引自鄭司律:英國將往何處去?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627/s00012/1466964098583

2. 引自英国《金融时报》社评:退欧让英国跌入黑暗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8174

关于英国退欧的历史背景和影响的3篇文章

菲利普•巴格斯:对于欧洲的两种愿景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606/欧洲未来的两种愿景.html

股市风险与机会研究:英国为什么退欧,你所不理解的一切,原版《纸牌屋》早告诉你了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51345

刘仲敬:迟疑徘徊之间,解体的多米诺就会传遍欧洲——黑天鹅已经起飞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4MjA3MTg2OA==&mid=2652505949&idx=1&sn=3291848574e1fcfdf41419c2bd748748#rd

(2016-06-28)

————————

常乐| 少数华裔美国人支持川普、美国的族群及华裔进名校比例纠纷

(1)少数华裔美国人支持川普

亚洲自由电台专栏作者未普在其文章“他们为什么喜欢川普?”中认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喜欢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川普”的原因是,:【……第一,官方洗脑强力宣传“七不讲”,收到一定成效;第二,重利益轻人权成了中国时尚,在对美国大选的讨论中,官媒和一些老百姓似乎找到了共同语言;第三,官媒和一些精英都看到了美国陨落,中国趁机做大的机会。】

在美国,也有少数华裔美国人支持川普,原因却主要不是上面这三个。

美国民主党比共和党更注重保护少数民族的权益,因此华裔70%以上支持民主党。民主党比共和党更支持给穷人增加福利,这就需要其他人多交税,华裔多数在此问题上支持共和党的政策。华裔纠结于两党的民族政策和穷人福利政策,多数偏重民族政策而支持民主党,少数偏重于穷人福利政策而支持共和党。

由于美国少数民族(特别是拉美裔,Hispanic / Latino)人数增加迅猛,共和党的民族政策是不可持续的。共和党领导层希望讨好拉美裔,但是这个希望被在民族政策上胡说八道的川普击碎了。由于川普的这种胡说八道,支持共和党的华裔一部分不支持川普,而剩下的一部分是更坚持反对给穷人增加福利的,不得已而支持川普。

(2)美国的族群

美国的族群,官方称之为人种,有两套分法。第一套是更正式的,填表用的,用于教育平权等。第二套是美国人口调查局在人口普查时用的。

第一套分法分为六个人种:白人、非洲裔、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原住民、夏威夷与其他太平洋岛屿原住民、亚洲裔。这首先是根据肤色分出白人、黑人(非洲裔)和黄种人,再根据来源地在黄种人中分出四种人。

2010年美国人口普查,各人种占总人口的比例是:白人79.96%(其中拉美裔约9%),非洲裔12.85%,印第安人0.9%,夏威夷与其他太平洋岛屿原住民0.18%,亚洲裔4.43%,混血及其他人种(主要是拉美裔)9.1%。

阿拉斯加原住民自称因纽特人,外人称其为爱斯基摩人。夏威夷与其他太平洋岛屿原住民属于南岛语系波利尼西亚语族。

美国人口调查局在1990年代的人口普查中开始增加人种拉美裔。拉美裔主要是西班牙殖民者与印第安女子通婚的混血后代,也被称作梅斯蒂索人 (Mestizos),肤色大多是黄色的,说西班牙语,大多信奉天主教。美国人口调查局还增加了一类“其他人种”,此外还允许混血的受调查者选择一个以上的人种。

美国的族群还有宗教因素,白人中的犹太人认为自成一个族群。美国2007年调查的各宗教教徒及非教徒占美国人口的比例是:新教徒51.3%,天主教徒23.9%,东正教徒1.6%,其他基督宗教徒3.3%,犹太教徒1.7%,佛教徒0.7%,伊斯兰教徒0.6%,其他宗教徒1.2%,无宗教信仰者16.1%。

美国的族群还有语言因素。2000年的调查,说各种语言者占美国人口的比例是:说英语者82.1%,说西班牙语者10.7%,说其他印欧语者3.8%,说亚洲和太平洋岛屿语言者2.7%,说其他语言者0.7%。

(3)华裔进名校比例纠纷

美国为保护少民族受教育的权益,要求大学录取学生尽量让少数民族达到其占人口的比例。

近年来美国华裔、日裔和韩裔进入大学名校的人数猛增,特别是华裔。美国名校不得已而限制这些这些族裔学生数量的增加。有些华裔提出名校对华裔搞种族歧视。有华裔向法院起诉名校,被判败诉。

美国犹太人过去也曾经进名校人数猛增,受到名校限制。占了便宜的犹太人没有过分纠缠,也就没有遭到其他族群的进一步反弹。

华裔占了便宜还要过分纠缠,引起其它族群的反弹。其他族群要求将亚洲裔细分,分出华裔、日裔、韩裔等。这样,这些族裔进名校的比例就大大超过其占美国人口的比例,限制就有充分理由,限制或将更严。

未普:他们为什么喜欢川普?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wp/com-08172016075242.html?encoding=simplified

(2016-8-19)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