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对英国最大战略威胁“来自特朗普”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BBC 于 September 22, 2018 13:23:12:[新观察/xgc2000.org]

英国本月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点名指控两名俄军情报官员是企图在英国毒杀前俄罗斯间谍及其女儿的嫌疑人。

在英国政府眼里,两名俄国特工跑到英国小镇索尔兹伯里投放杀伤力巨大的“诺维乔克”神经毒剂,绝不是俄国情报机构敢拍板的事,而是最高层的决策。

英国政府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本·华莱士剑指普京。华莱士对BBC表示,俄国总统普京“理所当然、最终”要为这一袭击案负责。

这个指称的严重性不容低估。以国家行为在英国本土上发动攻击,上一次这么做的是希特勒的德国。

英国与俄国的关系降到了冷战以来的新低点。

“不是普京是特朗普”

在这样的背景下,华莱士的前任,英国前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雷尔·格兰特爵士的一番话尤显得语出惊人。

在接受英国《泰晤士报》采访时,格兰特爵士说,二战后建立起来的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给世界以70年和平的游戏规则,正在遭到破坏,“它构成了对英国最具战略性和最危险的威胁,大于像俄国这样怀有恶意的国家,大于恐怖主义和诸如电子战之类构成的威胁”。

在格兰特爵士眼力,给英国带来这个威胁的人是谁很清楚:“以遵守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鼓与呼者,传统上是美国的总统。现任美国总统不信这一套。”

格兰特爵士所说的“以遵守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指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盟国逐步确立的自由政治经济秩序。这个秩序以多种机构和机制来体现,比如联合国、北约和多项国际公约等。

随着前苏联的解体和北约东扩,纳入到这个秩序中的国家大幅扩展。

打着“美国优先”大旗入住白宫的特朗普,对美国一贯倡导和维护的传统国际秩序提出了根本性的挑战。

单边主义

在政治层面上,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论导致了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让美国的传统盟国感到了遗弃甚至背叛。

特朗普上台仅一年多,撕毁了多项国际贸易协议,从多个国际机构和协定中退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巴黎气候协议、伊朗核协议……这个清单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变长。

法国总统马科龙向特朗普的喊话道出了美国的传统盟友的焦虑:“多边主义的创建者是美国。现在要靠你们来保护和再造”。

英国政治评论员西蒙·提斯蒂尔在《卫报》上撰写评论指出,特朗普与世界上的独裁专制者打得火热,对美国的传统盟友却恶语相向。

提斯蒂尔在文章中说,特朗普的美国究竟站在谁的一边?如果在18个月前问这个问题,一定显得荒唐。但现在,美国的盟友们心里已经没有底了。

提斯蒂尔讥讽道:“有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

贸易壁垒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论在经济层面上的体现是贸易保护主义。英国时政评论员迪金·雷奇曼在《金融时报》撰文说,这让脱欧后的英国尤感脆弱。

雷奇曼说,过去40年来英国的外交政策的两大支柱,一是欧盟成员,二是与美国的“特别关系”。英国决定退出欧盟,使得英国更加依赖美国。

而恰恰在这个节骨眼上,美国选出一个与英国的外交定位相左的靠不住的总统。

雷奇曼说,英国以为自己抛弃了欧盟这个破木筏,登上了美国这个大军舰,“但遗憾的是完全错了。特朗普的当选把英国脱欧从一个冒险的决定一下子变成了灾难。”

英国前首相布朗也发出了同样的警告。布朗说,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是国际合作的最大障碍。 世界有重蹈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覆辙的危险。

布朗在《卫报》上撰文说:“我们有梦游走入下一个危机的危险。对危险加剧,现在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但我们进入了一个没有领头人的世界”。

英国情报机构政府通讯总部GCHQ的前首脑罗伯特·汉宁根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缺乏对规则秩序的承诺”表示了同样的担忧。

但汉宁根认为,在最高层面之下,英美两国的安全情报机构之间“近乎紧密无间”的通力合作一直在继续。

汉宁根说:“与美国的根本关系依然是英国的安全和外交政策的基础。它不依赖于坐在总统位置上的人的个人性格或最高层之间的关系”。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