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我为何反对特朗普打贸易战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徽 于 July 08, 2018 01:55:00:[新观察/xgc2000.org]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我为何反对特朗普打贸易战

2018-07-08 07:36 侠客岛/环球网
185 参与

  7月6日,中美贸易战开打,双方之前公布的提高关税政策正陆续生效。但“开战”首日,也是故事多多。

  那艘可怜的美国大豆船最终没有跑进12点,而北京时间今天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处突然发布一个通知说,那些会被贸易战影响的从中国进口产品的美国企业,可以有90天的时间向美国政府申请有效期1年的“关税豁免”,如果某个产品被豁免,那进口该产品的美国企业就都不会被征收额外关税。

  刚开打就着急给美国企业开“后门”,这说明贸易战已经让美国企业感到了恐惧,白宫也不想因为贸易战得罪一批企业家。3个月后如何?美国中期选举开始,在这个冲刺阶段,特朗普可不愿赢得了普通选民选票,却丢了企业界的支持。虽然还不能就此下定论说特朗普开始“动摇”,但这纸通知明显让外界看到了特朗普的痛点。

  其实,对于这场中美贸易战,美国国内反对声音不小。

  今天,侠客岛推荐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最新的演讲,也就是7月7日,在第四届中国财富论坛上,格林斯潘表达了他对贸易战的忧虑。他认为,“美国对外施加的关税,实际上是由美国国民在买单。美国应该停止继续施加高关税。如果不削减,美国之前所有的,从企业营业税减税以及减少监管所得到的发展上的优势,包括各项节约和投资,都会被关税政策抵消。”

  原发言很长,侠客岛做了编辑整理。

格林斯潘

  所谓的贸易战,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刚刚开始,起因我就不赘述了,大家都非常清楚。

  但是我想讲一讲它所引起的一些变化,以及背后的本质是什么?

  首先,钢铁和铝行业对它的反应,这其实是一个潜在的政治问题。我们发现,钢铁和铝在美国总统看来,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必须要在这个领域做得更好。为什么?

  给美国总统投票的选民主要在美国的铁锈地带,也就是在美国的中部,其次是偏东部的地区。这些选民应该得到严密的关注,钢铁和铝行业所呈现的趋势与他们紧密相关。

  比如,对于钢铁来说,美国占全球总的钢铁产量从1976年的占到23%,下降到了2015年的5%。另一方面,中国的钢铁产量所占比例从3%增长到50%。

  我们在铝行业看到类似趋势。对于美国来说,铝的产量曾经占到全球产量的40%。但是到2016年的时候,已经下降到了3%。相反,中国产量所占比例则从1960年1.5%增长到2016年的40%多。这样的变化是有非常显著的政治影响的。

  对于美国总统来说,他必须要做出一些反应,慢慢地演变成了两大经济体间的贸易战,现在有所扩散,我们也知道它的影响力逐渐扩散,但是我们并不明确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动向。

  但是,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跟大家介绍一下美国的经济展望。

  我要给大家呈现美国的现状。中国和美国人均GDP的变化,其实能够很好地反映人们的生活水平。中国人均GDP占全球增长的比例也在不断上升,而美国则在下降。这对美国的政治体系造成了非常深远的影响。为什么会这样呢?

  首先,中国能够以这么显著非凡的速度增长,意味着中国的产出,就是中国的资本投资效果是非常显著的,这是所有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所在。

  我们可以比较两国的储蓄率。在美国,我们的储蓄大约占到GDP的20%,而中国的比例则明显高很多,特别是在最近几年。这也告诉我们,当你得到的资本越多,投资就越多,经济增长也会显著增加。但基本的储蓄以及投资的显著增长,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谜题——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喜欢储蓄?

  但美国的GDP增长又来自哪里?对于美国经济来讲,路在何方?

  我们可以看美国的社会福利支出和总储蓄占GDP的比重,两者差距在缩小。随着我们的福利越来越多,我们的总储蓄就受到了影响,它正在挤压储蓄占GDP的空间。因为美国的律法决定了福利的支出,所以福利并没有受到压缩。是的,美国现在是福利正在挤压储蓄的空间。

  很明显,这是一个非常不同寻常的现象。在现有的立法之下,据我所看到的未来,社会福利占GDP的支出还会不断上升,这也就意味着总的国民储蓄在GDP的占比将会不断下降。国民储蓄能够为投资提供融资,这方面中国就有非常大的优势;而美国储蓄在下降,美国的优势就没有那么大。

  在1980年之前,美国储蓄对投资的影响非常明显。但自从1980年之后,储蓄并不是唯一一个正在推动国内投资的因素,或者我应该这么说,它并不再是历史上我们能够看到的唯一影响因素。1983年或1986年之后,我们看到,对于资本投资来说,它找到了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动力,就是借贷。我们开始更多的借贷为资本投资融资,从而推动GDP增长。

  美国资本账户的亏损到1990年之前都是比较适中的,但在这之后,我们看到美国在全球的借贷金额已经达到了8万亿美元。但最近我们在季度数据中可以看到,美元的这些债权国不再想像过去一样为美国融资了。

  为什么出现了这些变化呢?资本存量是生产力增长的一个基础。但生产力的增长已经有了比较明显的减速,包括在很多的西方国家,都出现了这样的现象——过去五年,个人生产力增速不超过1%的现象。换句话说,这是生产力增长停滞不前。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西方国家,包括欧洲、美国出现了非常显著的民粹主义问题。

  现在民粹主义正在席卷美国大陆,同时也在席卷西欧国家,而且还在不断扩散。民粹主义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它是一种哲学思潮,但是不同于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或者是资本主义,民粹主义并不是固定的,或者在哲学方面并不是非常稳定的一种思潮。民粹主义实际上是对于帮助的一个需求,对帮助的一个呼喊。在美国、西欧以及其它国家,实际上反映了当地的人民头脑中灰暗的未来。任何一个政客能够站出来迎合这个思潮,就能得到更多的选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很多这样的现象,主要在南美和北美,现在欧洲也面临这样的挑战。

  这实际上并不是理性分析就能够帮助我们理解的,而且我们也很难去捕捉到问题的核心。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承认这是非常不寻常的现象。这是这个时代出现的根本性的变化。

接下来,我想简单谈一谈关税,以及关税给我们带来的令人恐惧的问题。

  美国一些政府人员认为关税是他们阻碍中国发展的一个方式,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当你去施加关税的时候,实际上就是一个短期的税负。现在,我们看到关税不仅仅被施加在一些比较小的商品里面,像是钢铁、铝,而且它现在已经扩大到几乎所有的商品。

  这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有些人说,不仅仅是美国政府,其它政府也有这样的想法,当你增加税的时候,你想给出口商品的国家制造麻烦,但实际上,这个关税是由你自己的国民在买单。在我看来,当你提升关税的时候,实际上你也影响到了施加关税国家的购买力,换句话说,如果有人说想要施加十亿、百亿美元的关税,这就相当于对你自己的国民收十亿、百亿美元的税。我们认为是政治上无法接受的,它并不是很容易能够实施的。

  这就像是一个非常大规模的税负。我们从历史的经验中能够看到,你能够对经济收税,而增税会导致经济陷入衰退。我们现在已经接近了这一点。

  所以,我认为应该停止继续施加高关税。美国这样的关税政策,不仅仅会影响到美国本身,也会影响到欧洲、亚洲,尤其是中国,它可能会有一些积极影响,看到一些统计数据上逆差的改善,但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不削减关税,美国之前所有的,从企业营业税减税以及减少监管所得到的发展上的优势,包括各项节约和投资,都会被关税政策抵消。关税可以变得非常高,但也会导致经济增长的停滞,这是现在重要的问题。

  中美贸易战是我们曾经经历过的最大一场规模的贸易战,我想大家也没有办法从曾经经历的其它贸易战中推测出这场战争的影响到底有多远。这种战争会带来经济下滑,整个西方世界可能都会陷入这样的经济问题。我认为在真正开启这场战争之前,我们一定要及时止损,不然会遇到更严重的问题。我只能说“希望在未来”。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