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六四那一夜……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June 05, 2018 18:00:03:[新观察/xgc2000.org]

呂秉權:六四那一夜……

【明報文章】2018年6月4日,北京。晚上7時,晚飯時間,中央台《新聞聯播》的片頭音樂準時在千家萬戶的客廳響起,男女主播以粉藍的領帶和衣著色系亮相,播報着「踐行上海合作組織精神,樹立新型國際關係典範」、「香港青年代表赴延安尋找精神的力量」等新聞。老百姓吃着、看着、想着。

這夜,有些應該活着的人沒有活着;有些應該在北京的人不能留在北京;此前有些應該如常開放的地鐵站出口被關閉,有用血和生命寫下的記憶被冲洗。

2018年6月4日,香港。晚上8時,晚飯時間,悼念六四的音樂在維園響起,數以萬計的市民頂着肚餓,在半濕的硬地足球場綠色塗層地面或坐或站,手上蠟燭化成點點星海,照耀着這個城市的黑夜。

這夜,有些當年講人話的人講了鬼話(或不再說話);有些應該在內地的人來了香港;應該開放的港鐵站口照常開放。逐年褪色的記憶,一筆一筆被努力補上。

皇仁書院那邊,一間住了不少內地旅客的酒店頂樓,幾個大人和小孩的身影挨着圍欄,凝望着這片燭光。他們可能第一次看見這景象,不明白為何公園要關燈讓人群點蠟燭?他們聽不懂遠處傳來的口號,但大概可能認出內地曾經流行的《血染的風采》這首軍旅歌曲。

在這個又濕又熱的晚上,今年六四的一些討論,縈繞着筆者的腦海,不少市民在維園捉着筆者討論這些問題。它們是:怎麼看「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如何看待部分青年人跟六四和中國切割?

先談「結束一黨專政」的問題。

今年3月,中國憲法正文第一條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這一段。故此,港澳辦前主任王光亞、人大常委譚耀宗等人認為喊「結束一黨專政」者可能違憲,影響在香港的參選資格。

其實,一早反對一黨專政、要求結束一黨專政的,是中共自己,香港人只是跟中共學習。抗日時期,劉少奇已承諾「共產黨不搞反民主的一黨專政」。劉指:「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蔑。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劉少奇選集》上卷)

為何共產黨「打倒昨日的我」?

1940年,毛澤東在延安開憲政促進會。他罵國民黨是在「掛憲政的羊頭,賣一黨專政的狗肉……他們一面談憲政,一面卻不給人民以絲毫的自由」(《毛澤東選集》卷一)。

1941年10月,中共《解放日報》指一黨獨裁,遍地是災!指出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關鍵在於結束一黨治國,因為此問題一日不解決,則國事勢必包攬於一黨之手……所謂民主,無論搬出何種花樣,只是空有其名而已;唯有黨治結束之後,全國人才,才能悉力從公,施展其抱負。1946年3月,《新華日報》社論批評「國民黨一黨專政下的地區,哪裏沒有災荒?……真是遍地是災,尤其是湖南等地,實在是慘不忍聞」。

如果喊「結束一黨專政」違憲,那麼毛澤東、劉少奇和中共本身就要先接受歷史的審判,為何一早帶頭做出非法之事,禍延後世?為何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為何共產黨「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如果叫「結束一黨專政」要拘捕,首先就要將中共拘捕。

後來,中共推翻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否認自己搞一黨專政,只是搞「人民民主專政」(people's democratic dictatorship),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

所謂「人民民主專政」,即對人民實行民主,但對敵人和鬥爭對象則實施專政。「專政」是指當權者可不受法律約束(包括自己立的法),直接對被鬥爭者使用暴力等打擊手段。這與依法治國原則、任何個人和團體不得凌駕法律有矛盾。中共搞專政時自己可以凌駕法律,不受約束。

至於「多黨合作制」,到底中共周邊、受中共領導的八大「民主黨派」,到底是有名有實還是有名無實,只是塑膠花瓶?這些民主黨派只是被廢「武功」的擺設。

因此,中共實質上是一黨專政,但名義和憲法上不承認是一黨專政。套用2000年美國記者華萊士訪問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就「獨裁者」定義爭論時所用的一句諺語:「如果你走路像鴨子,叫聲像鴨子,長的像鴨子,那麼你就是鴨子。」

在這種不能喊「結束一黨專政」的壓力下,群眾今年在維園喊這口號喊得特別響亮。集會時筆者周圍亦傳出眾多普通話的叫喊聲,叫得聲嘶力竭,甚至有時台上沒嗌台下嗌。

陳健民寄語青年:首先要做一個人

再談年輕人跟六四切割。

屠城要被追究,害了人要賠償,做錯事要認錯。這是基本的是非黑白。

但在這個國度,是殺人者去追究家屬、是倖存者像犯罪、是有記憶的人要偷偷摸摸、是有道理的人要低頭。

29年前,雖然我們都在香港,但很多人的精神其實站到天安門上,他們的肉身為我們擋了機槍的掃射和坦克的輾壓。29年後,他們的肉身不在,但精神存留,並且活在很多人的心中,像點點星光一樣,總會在漆黑中閃耀。

維園這夜,中大陳健民老師說得好。他寄語年輕人說:「你可以選擇做香港人,你可以選擇做中國人。不管你選擇做什麼人,首先你要做一個人。」

29年後,這個殺人者變得更強大、更富有、衣著更光鮮、說話更動聽、國家機器更全能。「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它是領導一切的。香港和香港人控制在它股掌之中,它的本質並沒改變,只有變本加厲。

這張帶血的屠刀未曾放下,鮮血還未乾涸。

中國有數千年文化,中共只有97年歷史。為何一個政權有這能耐,幾年間就讓香港為數不少的年輕人徹底否定中國的文化、歷史、土地、老百姓,而要對整個中國切割?

這問題最要反省的,是中共本身。

這些燭光,漆黑就要點亮。這些記憶,遺忘就要提醒。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呂秉權]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