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那年我在馬克思之墓地拾起石頭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May 08, 2018 18:40:49:[新观察/xgc2000.org]

回答: 呂秉權﹕川震10周年的國民教育 由 明报 于 May 08, 2018 18:39:31:

筆陣﹕那年我在馬克思之墓地拾起石頭/文﹕蔡子強

【明報文章】5月5日是馬克思200歲冥壽,香港沒有什麼反應,但內地卻不同,或更準確該說內地官方卻不同:北京在人民大會堂高調舉行紀念會,為了隆重其事,中共政治局7名常委及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都有出席。會上,國家主席習近平更發表演講,把馬克思推崇為「千年第一思想家」。

功過仍富爭議

這還不止。中國還把一個5.5米高的馬克思銅像送了給馬克思出生地德國西部城鎮特里爾(Trier),在當地市中心的西蒙教堂廣場豎起;但卻惹來示威者抗議,既因為馬克思的功過仍富爭議,更因為銅像來自一個人權紀錄劣迹斑斑的國家。

我沒有到過馬克思出生地,但卻有到過他的埋骨處。他雖在德國出生,但大半生及晚年卻在英倫度過,死後葬在倫敦的海格特墓園(Highgate Cemetery)。

20多年前,初出茅廬,有一次到了倫敦,特地去了馬克思墓地一趟。還記得當時坐地鐵不能直達,還得轉車坐一程巴士。但就算幾不便,我也希望到此一遊,一圓心願。

那年到訪馬克思之墓

這位日後影響了上百億人命運的歷史巨人,於1883年逝世,從此長眠於海格特墓園。葬禮只有包括他老拍檔恩格斯在內的11人出席,場面冷清,墳墓也簡陋。

如今大家看到的,其實是英國共產黨於1954年為他在墓園當眼處重建的新墓。一個青銅鑄造的馬克思頭像置於大理石墓碑上,墓碑上刻有兩句墓誌銘,分別是:

●《共產黨宣言》中的一句「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Workers of all lands unite);以及

●《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中的另一句「哲學家只是用不同方式來詮釋世界,然而更重要的是,去改變這個世界」(The philosophers have only interpreted the world in various ways; the point however is to change it)。

墓園很寧靜,遊客寥寥。更重要的是這裏沒有像大陸景點般高度商品化,有大量攤檔和商販向你兜售紀念品,可供你靜靜地對這位一代巨人好好憑弔。

我在墓地拾了幾塊石頭。讀者不用擔心,我不是要向馬克思擲石抗議,而是把石頭帶了回港,送了給幾位我昔日的學運好友。當時大家都十分開心,如獲至寶。

幾塊爛鬼石頭就令大家很開心?不錯,那就是我(以及我的朋友)人生中某一個階段以及情懷。那一年我仍未到30歲。

不信無心肝,信則無腦?

不少西方名人都曾經先後講過一句類似說話:「如果你在20歲時不信共產主義,就是無心肝;但如果你在30歲之後仍信共產主義的話,那就是無腦。」(If you're not a communist at 20, you have no heart. But if you remain one at 30, you have no head.)

就如很多吾輩年輕人一樣,我是在大學時代初次接觸到馬克思主義,且主要不是靠課堂上老師講授,而是在學生組織中與戰友一起研讀,並且曾經認真去讀原著。我們多出身基層家庭,父親也多是工人階級。當時社會底層遠較今天困苦,馬克思主義不單能夠對這種不公義提供一個具針對性的分析框架和解決方案,且「歷史唯物主義」、「下層建築」決定「上層建築」等那類grand theory,讓我們這些稚嫩的年輕人以為自己已經可以牢牢掌握主宰世界的法則和真理。那種對共產主義的美好憧憬,又讓我們對自己的社會行動充滿樂觀和熱情。

盲目擁抱 腦筋委實成疑

但畢業後經過這麼多年,不單讀多了書,更對世情多了考察,不再簡單以理論取代現實來認識這個世界。於是慢慢會質疑:

●「下層建築」決定「上層建築」,或簡而言之「經濟決定論」,是否過於粗疏以至僵化?

●「剩餘價值理論」下建構的「剝削」,是否對資本主義以至各個階級社會最具說服力的道德批判?

●《資本論》中對資本主義走勢的推測,是否接近完全落空?

●一廂情願地以為共產主義會是歷史的終結,從此階級鬥爭以至所有矛盾和衝突會被化解,國家機器會消亡,「異化」會遭克服……這是否樂觀得近乎天真?

●歷史和現實的複雜和多元性,能否由一條簡單規律就可以說得清楚以至主宰?

●馬克思對人性醜惡以及權力讓人腐化,是否過分低估?

●更重要的是,不錯,共產主義如今很多毛病和不義都不是馬克思的發明,例如共產黨(或更準確「民主集中制」下的「先鋒黨」)是由列寧發明;共產主義作為「計劃經濟」及「黨國綜合體」則是由斯大林發明。但經過這麼多年,如果稍有一點反省能力的話,你不會不思考,馬克思自己真的能夠置身事外嗎?如果不是馬克思主義自己理論體系內出了問題,那麼又會發展出列寧和斯大林諸種變質和墮落嗎?他們的理論彼此之間真的沒有內在聯繫嗎?

我不會武斷地說「如果30歲後仍相信馬克思主義是無腦」,但如果隨年紀漸長閱歷漸廣,仍把這些主義當作是教條般盲目擁抱,不加批判地全盤接受,那麼腦筋和反省能力卻也委實成疑。

馬克思主義作為一顆初心

但馬克思主義確是很多人包括我自己赤子年代的初心。它讓我們反思資本主義下種種流弊和不義,並心存憐憫,尤其是,沒有平等下的自由會否只是資本和市場奴役基層和弱勢的藉口和幫兇,讓資本和市場肆虐?直到今天我仍相信馬克思主義是對自由主義和市場經濟最有力的批判。

所以對我來說馬克思主義是一顆初心,是一種對弱勢和社會底層被壓迫者的關懷。它對資本主義尤能切中時弊,有助我們為社會斷症。但它卻不是一服好的藥方,它對歷史發展的預言幾乎完全落空;而共產主義更非解決問題的靈丹妙藥,反而衍生出更多問題和不義。

如果馬克思主義是一顆初心的話,那麼不單是20歲,就算50歲、60歲,這顆初心仍貴乎不變。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