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川震10周年的國民教育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May 08, 2018 18:39:31:[新观察/xgc2000.org]

呂秉權﹕川震10周年的國民教育

【明報文章】不用改寫歷史教科書、不用貶低廣東話、不用廢通識科「武功」、不用宣傳國家如何強大、不用歌頌領導人如何偉大、不用播《厲害了,我的國》和《戰狼II》,單看川震10周年的故事,大家已上了一課寶貴的國民教育課。

這是一個不能問真相的故事。

四川維權人士譚作人調查豆腐渣工程,結果被屈「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坐了5年冤獄。北京藝術家艾未未調查學生死亡人數,後來半夜被公安打至腦出血。維權義工王笑冬取得北川中學的施工圖則與真實作比對,以證明豆腐渣工程的存在,結果被當局以「竊取國家機密」跨省追捕、妻子離奇「被撞車」。映秀小學校長董雪峰最近來港被記者追問學校倒塌真相,他說問題已問了多年,「(現在)還在問的話就不太合適」(2018年5月8日《明報》報道)。

在中國,原來調查真相、接近真相、追問真相,有如玩命般危險。你有機會因此而坐冤獄、腦出血、亡命天涯、家人受傷害、被怪不識時務。

面對真相,當權者會剷平廢墟,讓你(扒)瓦礫(扒)出血都死無對證。面對真相,當局會坑埋車廂破壞證據,讓你一無所獲(2011年溫州動車追撞)。

這是一個沒有公義的故事。

豆腐渣工程殺人,發下誓要討回公道的三指盟誓,多少家長至今仍無法抬頭面對天堂裏的子女,卻又迫於現實要向政府認命低頭。筆者目睹過有父親登入亡女的「QQ」帳戶,發信息問候自己和媽媽,之後又用自己的「QQ」去接收「愛女」的信息,一人分演兩角,爸爸得到短暫的麻醉,看着電腦屏幕信息一來一回、一問一答,頃刻間視線變得模糊,失控的淚水已洗走虛幻。這些問候都是假的,只有殘酷的現實是真的!

家長們在「依法治國」的迷信裏尋遍律師和法院,但法治均在這些地方空白,地震官司一律不獲受理、不予立案。

這是一個不尊重捐款的故事。

筆者2009年採訪時被「國保」扣留,之後被帶到一個「山莊」「招待」。當時災後重建僅一年,不少災民仍吃不飽、住板房。豈知,那班「國保」竟在飯館裏大魚大肉起來,叫了一桌怎吃也吃不完的酒菜,盡情享樂。這裏天堂,外面地獄;這裏「酒肉臭」,外面「凍死骨」。筆者跟他們吵起來,狠罵他們怎對得起外面的災民?怎對得起捐款的善心人?他們一句說話「KO」我,說:「災區沒你們想像般缺錢。」說罷,杯盤繼續起動,豪吃的雅志沒被掃興。之後,筆者搶了這單去買,否則無法面對災區的老百姓。

筆者亦遇過災後某地10多公里的民房已重建好,但後來因通知失誤,說要擴闊馬路,由兩線變四線行車。結果數以百計的新房子要再拆毁,善款白白流失,但無人負責。另外,香港方面捐款200萬港元援建的綿陽紫荊民族中學,因劃地給地產商發展,說拆就拆,亦是另一浪費捐款的事例。

這是一個「發國難財」的故事。

《信報》兩岸版5月7日寫了一篇很好的川震10年貪官實錄,內有各種「發國難財」的故事。有貪官因川震感生命脆弱而要及時行樂,說「我開始無休止地追求金錢和享樂」;有四川省紅十字會官員認為制度和社會風氣造就貪腐,無理由不貪,說「災後重建時期社會風氣不好,紅會監督機制不健全,在當時的條件下,因公送禮成為不可少的事」,將貪腐合理化;有貪官在建設項目獲利8000多萬人民幣;有小官代承建商送禮,將數百萬現金裝入麻包袋,親自抬到區委書記家中,以表誠意和敬意。

美好讚歌 建基在沒有反省的態度上

川震10年,官方會歌頌國家偉大、人性光輝、建築牢固、基建宏大、前景光明。

這些美好的讚歌,建基在沒有反省的態度之上,踐踏在失蹤了的真相、沒兌現的公義、好心人的善款和缺失的制度之上。

國民教育、歷史教育,很多時並不是印在課本上,不是反映在官方的美詞之中。國家的行為和老百姓的切身遭遇,才是一筆筆寫下這些教育的鐵證。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