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丢掉了中国?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Veritas 于 March 25, 2018 15:27:14:[新观察/xgc2000.org]

这个问题要分三个方面回答,笔名等的想法是这些虚度光阴的反党分子早就应该放下尊严五体投地,主动与我党肝胆相照,参政议政,若是主公一意孤行,则可一头撞死在金殿柱上,以我血而非青年血荐轩辕。这种想法,完全是对我党本质没有理解,我党根本不在乎这些“肝胆相照”的人。笔名等要疾呼“我的用心是好的,只想我中华强大繁荣,为何不能与我党同路”? 很可惜,我党的目标从来不是“中华强大繁荣”,而是我党强大繁荣,果然能在此路上做到“中华强大繁荣”,那很好;如果“中华强大繁荣”和我党强大繁荣相互冲突,那就得“明日何夕,君已陌路”。比如北上抗日,日我蒋三国志;一边倒,打扫好房子再请客。再退一步说,即便我党有心只求“中华强大繁荣”,我党的架构和理念也并不和这一目标共振。老毛建国后所作所为带来的后果,和大大的今天就是明证。所谓我党一心不顾自己,只求“中华强大繁荣”,是我党文宣,知道分子们自己的臆想,与西方Liberal错误思潮带来的对我党让利造成的浮华三重作用下的幻觉。


作为反党分子这面,"所谓精英,民主派,公知,自由主义者,虚度时光,没能建立起什么力量,起到什么作用。"讲的好,而这些精英,民主派,公知,自由主义者,虚度时光的主要原因还是中了Liberal的毒,以为一个强大的我党必能带来政治进步,所谓Liberal教义,神功护体,刀枪不入,吾辈只需家中高坐,自然看他楼塌了。如果不通,那就跪求民主。刘晓波宁可自己入狱,被肝癌至死,死前只能苦苦哀求我党放自己老婆一条生路,也要没有敌人,身体力行芦笛等人从西方Liberal那儿转手而来的跪求民主。看到他们被Liberal毒害至此,俺每每悲叹“不从思想中洗去Liberal的流毒,能行么?”,却常常在这个坛子遭到“熟读NYT三百篇,不会民主也会吟”的一干人等嘲笑。纪思道芦笛等人,你们的手上有血!为解去反党分子们必须站起来真正Critical Thinking,而不是等着西方的米夫给你们带来教主宝训。即便西方能够通过贸易战或者武力战搞垮我党,你们能真正接手战后的中国吗?


就西方而言,这一代实践“你的敌人赢了就是你的敌人输了”,“通过加强你的敌人来搞垮你的敌人”等等荒谬理论后果必须由下一代来承受。因此青年的血不在上一代流,就得在下一代流。杜鲁门不愿让美国青年在中国流血,自以为机智,过了几年美国青年就得在韩国流血。更加机智的人要求也不要在韩国流血,讲出来的话如教父般睿智“他们不过是在为外邦人流血”,殊不知那就得过几十上百年在Rocky Mountain流血。流血而后社会有可能进步,这是千古历史一再证明了的,可以试图少流点,流慢点,但是彻底无视这条真理,把自己打扮成恐血症患者,乃是最大的傲慢。当然有更多的人是伪装成恐血症患者,却对我党给中国青年放血点赞,那是下流,不是傲慢。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