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陣:DQ之怒! /文:蔡子強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January 30, 2018 17:27:16:[新观察/xgc2000.org]

筆陣:DQ之怒! /文:蔡子強

【明報文章】雖然在特首選舉期間,林鄭月娥矢口否認自己是「CY 2.0」,但上任後,大家慢慢發現,原來今屆政府一樣有僭建、一樣去DQ(取消資格),令愈來愈多中間派懷疑,林鄭政府與梁振英政府是否真的有分別?又抑或分別只是,梁振英當年是惡形惡相,如今林鄭卻曉得為自己政治化妝,且識得避得就避?

「紅線」愈收愈緊

DQ周庭之所以讓人加倍憤怒,是大家發現政府的「紅線」愈收愈緊。同一個選舉主任,2016年代表眾志的羅冠聰可以參選立法會,今天同樣代表眾志的周庭卻被禠奪參選權;而且政府連去信詢問周庭政治立場都省回,當事人連申辯機會都沒有,連起碼的程序公義都欠奉。

發展下去——

●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會否被視為不擁護基本法?

●由《香港革新論》作者所發起的《香港前途決議文》,當中提到2047年後香港的政治地位應由「香港人民,內部自決」,會否也被視為港獨?

●支聯會的「五大綱領」中的「結束一黨專政」,會否被視為牴觸憲法序言,進而被視為不擁護憲法﹖

●就算是公民黨在《十周年宣言》中提到「本土」、「自主」,會否也有一天被當作是踩界?

以上會否遲早被當權者理解為有違「參選或者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以至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簽署過類似《香港前途決議文》、公民黨成員,甚至出席過支聯會六四維園集會,以後就連申辯機會都沒有,參選皆會被「連坐」DQ?大家會否將被逼到退無可退?

就算每人手中有一票,但原來卻不給候選人你揀,這一票其實也只能作廢,徒讓選舉變得有名無實。

「對一整代人的政治清算」這句話會「入心入肺」

過去10年青年人對政府、議會、選舉的信任度愈來愈低,不單認為不代表他們,甚至認為這些體制都是不公義,亦因而採取激烈對抗態度,甚至以衝擊以至暴力來抗爭。無論家長、老師、成年人如何苦口婆心規勸他們,他們往往反駁一句:他們怎及體制來得暴力!

如今一而再再而三,先是選舉,後是宣誓,如今又再來補選也DQ,只會令香港政治制度整體的公信力愈來愈低,無論你怎樣再規勸青年人應該心平氣和講道理、討論問題,再難有用,因為連有限的選舉權也逐步被剝奪,寄望通過選舉來解決政治紛爭,無疑愈來愈像緣木求魚。

雨傘運動後,北京和特區政府一直想挽回青年人的心,因此也出盡法寶,甘言厚幣在所不惜,因為他們明白到青年人才是特區長治久安、政治穩定的關鍵。但我相信,幾多甘言厚幣,都不及DQ一個年輕女孩對青年人衝擊大。

周庭那一句「對一整代人的政治清算」,我相信會深入民心,尤其是年輕人,更加會「入心入肺」。

雖然社運處於低潮,短期內難以發起像雨傘運動般大規模的行動,但北京和特區政府不要開心得太早,正如我早於傘運後預言,青年人對中國大陸的疏離感只會愈來愈大,彼此愈走愈遠,而這也會反映在他們日常生活上。這也是近年很多齟齬和衝突的因由。

而當人民再難通過選舉來發聲,當選舉再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會讓更多人訴諸可能是更對抗的方法來尋求公義。

米已成炊 選舉呈請也於事無補

官員和建制派統一口徑地說:如果當事人覺得不滿,可以循法律訴訟渠道解決,例如提交選舉呈請。市民聽到後,如果不假思索,可能也會認為這也公平,畢竟香港也是「法治社會」。

撇開政府是用公帑打官司,而當事人卻要自己負擔一大筆訴訟費用不談,官員和建制派沒有告訴你的是: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被DQ的陳浩天和梁天琦,事後他們都有提出選舉呈請,現時已經過了近一年半,陳浩天案雖然已於去年5月完成所有陳辭,但至今仍未判決,而梁天琦案則連審都未審!就算將來法院判兩人勝訴,到時議會任期已過了一大半,事情已經難以補救,相信這樣一個政府也不會想出方法騰出議席來讓兩人重選。換句話說,就算勝訴,因為米已成炊,也於事無補,除了名義上討回公道之外,實質上兩人是難以得到任何補償的。

所以官員和建制派竟然夠膽厚顏以選舉呈請來作擋箭牌,他們就是欺公眾善忘或不知就裏。

其實,當政府像很多威權政體,有權用盡,用盡手中權力和方法來整治你,以為可以仗賴司法制度來為自己討回公道,未免太過天真;就算真的成功,也要付出高昂代價。

政府官員表現窩囊

讓我火上加油的,是政府官員的窩囊表現。

上周六早上我在家中書房一邊工作,一邊如常開了客廳的電視收聽有線新聞。當聽到DQ參選人的消息時,我立即走出客廳去看個究竟,只見政務司長張建宗露面讀出早已準備好的官方講稿;但當聽得滿腹疑問,就如現場記者一樣,正想等記者進一步提問了解究竟時,不料張讀完就立即走人,「一條Q都唔敢take」,只留下記者對其背影空喊的一片提問聲。

張建宗平時表現「親民」、對傳媒態度「友善」,但原來一旦有事就會極速變臉,讓人看清楚以往的都只不過是虛情假意,純粹公關工夫而已。

這無法不令人想起當年梁振英的經典一幕。當初梁在選特首時對記者也是表現友善、有問必答;但到了當選後也是極速變臉,對不利自己的記者提問,置若罔聞。於是在電視鏡頭下,便出了不滿的記者對梁的背影大喊「梁先生,是否當選了之後就不用答記者問題」這一幕。

若要搞文字獄 是否張建宗自己也應被DQ?

其實如果要搞文字獄,張建宗自己當日何嘗沒有講過:「遼寧號第一次離開國家,第一個地方外訪便是香港。」這番說話無疑是明目張膽把香港從國家分裂出去。那麼他政務司長這個位,是否也應該一併被DQ呢?

後記

文章寫好之後,傳來姚松炎最終獲確認參選資格,但區諾軒等則仍未知,只能希望特區政府切勿一錯再錯。這個結果讓人思考,為何姚、周兩人的命運會有所不同。我相信事件反映,北京對眾志的顧忌更大,這是因為(1)眾志開宗明義說「以『民主自決』作為最高綱領」,兼且(2)黃之鋒的國際知名度及聯繫、與台灣政界的關係等,都讓北京感到如芒在背,因此要預先封殺他將來參選之路。其次,群情洶湧,有人痛陳利害,亦是讓北京最後關頭回心轉意原因之一。但無論如何,傷害已經造成,特區政府、選舉的公信力已經大受打擊,昨天歐盟便就事件發表聲明,指因參選人的政治立場而禁止其參選的做法,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權利相牴觸,削弱香港擁有自由開放社會的國際聲譽。

(利益申報:區諾軒是筆者曾在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教過的學生,現時是系內兼職任教同事)

(編者按: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參選人另有鄭泳舜、蔡東洲;港島補選參選人另有陳家珮、任亮憲、伍廸希、馬金泉)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