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暖無助無奈低端家庭盼捱過年/學者:政府挑動矛盾非解決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December 08, 2017 17:34:46:[新观察/xgc2000.org]

中國故事:無暖無助無奈 低端家庭盼捱過年 火場鄰舍遷150呎柴房 房租未減環境變差

【明報專訊】「我是幸運的,我還能有命再租房子,而他們卻再也不能了。」從北京大興搬到房山良鄉的呂小姐,是「11·19」火災死難者的鄰居。她兩周前被作為「低端產業人口」處理,從原來的居所被疏散到更加邊緣的農村,與丈夫蝸居在150呎的「柴房」,近幾天零下4℃的夜晚,只靠一個小型電暖器勉強取暖。不少「低端人口」都與她一樣,忍受着突然上漲的租金,仍想捱到過年後,再找合適的居所和新工作,「畢竟生活還要繼續下去的」。

「我還有命租屋 他們卻不能了」

「楊叔(楊汝啟)特別愛喝酒,每天都要喝點,見到他的時候手裏總是拿着一個酒瓶。他老伴兒脾氣也特別好,小胖孫子可胖了,兩個小酒窩,就是有點淘氣,成天在樓道裏喊叫,有時候我就嚇唬他說,再叫就打他,然後小胖墩兒扭着圓圓的屁股一溜小跑逃回家,他的妹妹剛剛會走……還有秦茹,本來是河北人嫁到了山東,丈夫在京東做快遞不在家,她自己一人在家帶孩子……可一場大火,他們都沒了。」大興新建村「11·19」火災已過去大半個月,多名遇難鄰居在生時的畫面,時常會閃過呂小姐的腦海。大火造成19人死亡,其中包括8名幼童,呂小姐所講的「剛剛會走」的妹妹,就是年僅1歲、事件中最年幼的死難者。

大火之後,北京全市展開為期40天的安全大檢查,亦藉原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方針,一度鐵腕逼遷大量在京從事「低端產業」的人口。那些懷抱美好願景、在京謀生的外鄉人,不得不在嚴寒中搬離被官方認定存在安全隱患或僭建的居所,轉向迎風漲價的村屋、公寓甚至平價酒店。

無供暖設施熱水爐廁所

呂小姐就和丈夫由大興新建村搬到房山區的良鄉,該處是北京更加邊緣的地方。二人現在租住的「村屋」實是一間柴房,不足150呎,在農村院子的偏僻角落,陰冷潮濕,因為一般只用於存放糧食或農具雜物,所以沒有供暖設施。一個半新的「小太陽」電暖器是全屋中唯一的溫暖。「晚上太冷了,只能用這個湊合着取暖。」新家的屋租與原本一樣是500元(人民幣,下同),但沒有了獨立洗手間,也沒熱水爐可以洗澡,要用農村的旱廁,但500元是她和丈夫目前能夠接受的最高價位,「我是幸運的,我還能有命再租房子,而他們(大興鄰居)卻再也不能了」。

位於五環外的北京朝陽區金盞鄉皮村也是本次集中整治的目標。村外屬於僭建的公寓已不能再住,而村民自建的公寓暫未受到影響。

異鄉人之家 皮村一屋難求

「這幾天人太多了,我一早上值班,光從我這個門就出去7000多人。」皮村正門一名保安說,自從拆遷整治行動以來,每天都有「低端人口」到村中找屋住。面積不算大的皮村內最少有近百間仍然可合法出租的公寓,每間公寓內被分割成幾十戶150呎至200呎的小單位,因內有洗手間、價格低廉而受到「低端人口」青睞。

皮村幾乎每處公寓門口都有新貼的招租告示,但本報記者以租屋名義打了十幾個招租電話,均被告知「沒有房」,有業主甚至一聽是租屋就二話不說收線。一名租客告訴記者,皮村兩周前仍然有不少空置單位,這幾天基本已經客滿,月租也從原來的最低700元左右上漲到1500元,足足翻了一倍。

此外,疏解「低端人口」也影響到平價酒店和旅館,做文玩生意的曲先生前日從河北來到北京,但卻沒能入住此前經常光顧的旅館。「我經常住的那個旅館很偏僻,什麼時候去都有房,昨天要不是朋友幫忙,我估計我要露宿街頭了。」曲先生稱北京平價旅館客滿為患,價格也有所上漲。

年後再打算 「畢竟生活要繼續」

面對突然上漲的租金和不菲的旅店費用,多名受訪者表示希望能夠暫時捱到過年,之後就回家鄉。「先住幾個月吧。等過完年回來北京,再找一個便宜點的房子租下來,然後再就近找一個好一點的工作。畢竟生活還要繼續下去的。」呂小姐說。

明報記者 北京報道

清潔工﹕無北京戶籍 收入少逾半

【明報專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全黨同志一定要永遠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永遠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作為奮鬥目標」,這些話語,「低端人口」也知道。來自黑龍江五常縣的六旬清潔工黃先生在京已17年,頗關心時政的他向記者表示,十九大報告非常好,也非常為百姓着想,但北京近期發生的清退外地人的動作,是基層政府官員執行「歪了」。

「十九大報告好 是基層執行歪了」

黃先生稱,他在北京從事了多年的清潔工作,一般工資加獎金等基本維持在3000元(人民幣,下同)左右,且公司不包食宿。他在通州一個養鴿子的基地附近,以每月450元租金租住一個100呎的板間房已有多年。但隨着清退工作開始,同類板間房租金已漲到700至800元。

此前他負責在被劃為北京副中心的通州附近一條名為「通馬路」的道路上清潔,但工作不足一個月,原路段的清潔工作被轉判給另一間公司,他不得不轉移陣地。

「他們公司招的人一個月4500保底(底薪),獎金補助另算,還給上『五險一金』(內地幾種保障制度的統稱﹕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及住房公積金),還包食宿發衣服。這麼算下來一個人一個月有七八千收入。但是他們只招北京戶口的人。」黃先生想不通為何幹着同樣的工作,工資收入居然因為一張身分證有着天壤之別,「你看十九大報告寫得多好啊,下面的人執行起來給弄歪了」。

年輕人仍想一博 年邁者索性回鄉

【明報專訊】多名受訪的外地基層對本報稱,之所以背井離鄉到北京從事「低端產業」,都是因為家鄉收入少、工作機會少,令年輕人都想到京「博一博」。有中年的異鄉人則想到河北石家莊等其他生活成本較低的地方,有較年邁者則表示將會回鄉。

老家收入工作少 乏生存空間

「家鄉放飛不了夢想,北京停不住形骸」,來自吉林的程先生,夢想是當一名演員,並非科班出身的他在京做了將近十年「臨記」,參演過無數影視劇,唯一一個擁有特寫的角色卻是一具只能看到後腦的屍體。由於收入不穩定,在京多年來搬家不下十幾次,從海淀區的地下室搬至通州,而這次的清理行動使他再次搬至北京與河北廊坊的交界。

談到為何不願離開北京回到家鄉,程先生說﹕「因為北京的導演多,開機的劇組多,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撈上一個角色。但是在老家,基本沒有這個可能。我剛30歲,我覺得還能博一博,沒準過兩年就會有改觀。」

程先生的想法基本代表了在京求職的年輕外地人的普遍心聲。很多行業如速遞、外賣、甚至家電維修等行業,在周邊省份的小城鎮均缺乏生存空間。即使中型城市有類似職位,但收入也不夠北京高,掙到的錢亦難以應付家鄉不斷瘋漲的樓價和節節上升的婚禮禮金,使得打工者願意選擇留京工作。

商販在京廿載 盼異地發展

來自溫州的陳先生在京從事批發工作已近20年。如今其所安身立命的店舖也隨着市場的「升級改造」被拆除。無奈中他依靠一輛貨車在市場旁邊擺地攤,寄望能盡快將積壓的貨品減價銷售出去,提前回家過年。「聽說馬雲在石家莊那邊投資了一個商城,入駐免10年租金。我們溫州的老鄉都過去了,我打算明年也去看看。」來自河南的馮先生年逾60,此前在發生火災的大興新建村一個工業大院做看更,他是唯一一個向記者明確表示將回鄉的外鄉人,原因則是兒子兒媳將到京打工,恐老伴一人照顧兩個孫子過於辛苦。

學者:政府挑動矛盾非解決

【明報專訊】大興火災後清退「低端產業」從業者的行動,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退休教授張鳴表示,北京市政府在處理相關問題上的做法並非在解決矛盾,而是在挑動矛盾。

提升行政功能 毋須遏低端產業

張鳴表示,首都北京首先作為一個城市,必然需擁有生活屬性,也必然需要各行各業的人,即便強化行政辦公屬性,也不能將原有的生活屬性剝離。「城市需要產業,服裝廠、菜市場、這些所謂『低端產業』對於城市來說也是有需求的。」張又稱,如果說大量「低端產業」從業人員,例如沿街擺攤的攤販影響市容衛生,城管部門可對之管理,但這次清退的舉動「從理性或者利害關係方面分析,我們分析不了,弄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做。也不知道他下一步會幹什麼」。

指「清理天際線」破壞法制

他認為,從大興火災後北京市政府疏解「低端從業人口」及「清理天際線」等一系列動作,並不是在解決社會矛盾,而是在挑動矛盾。「比如說拆牌匾的問題,這些牌匾之前是被審批允許設立的,你現在拆了還不給賠償,這是破壞法制的行為。」

另外,《人民日報》評論部旗下公號「人民日報評論」前日亦發文稱,「大家的爭議焦點,並不在於北京要不要美麗的天際線、要不要整潔的城市空間,而在於如何實現這一目標」,「城市的核心是人,要塑造錯落有致、富有韻律的天際線,也要關注到人心的起伏。這其實是一條比天際線更重要的曲線」。

駐京周記:涼薄鍵盤戰士 高呼趕走外地人

【明報專訊】北京大火後的清理行動,惹來政治光譜不盡相同的各色媒體一致批評。本報記者在採訪過程中接觸的多名北京人(此指有北京戶籍的人,下同)對當局行動亦感到不解,認為會導致北京人生活成本上升。但在網絡上,仍然屢有自稱北京人的鍵盤戰士高呼「把外地×趕出北京」(×為粗口)。

在微博上搜索「外地×」仍可搜到大量關於在京外地人不守法規及不道德的指控,帖文最後往往有一句「把外地×趕出北京」。這令一個本應聲討無良行為問題,直接上升到地域歧視層面。有外地人回帖「不服」,稱自己在京守法就業與居住,納稅繳保險均對北京有所貢獻,離不離開北京也是個人自由。但這種回答往往會被涼薄的「鍵盤戰士」惡言相對。

「把身分證拿出來,我是110!」

這些「鍵盤戰士」認為,北京人「有里有面兒」懂得規矩,而外地人多質素底下、偷奸耍滑,最重要的是,帶壞風氣、改變文化,甚至壓縮了北京人的生活空間和工作晉升空間,直接降低了北京人的生活的幸福感。

有意思的是,不久前網上流傳一個視頻,幾名北京老人在一間餐館吃飯,其間有服務員在詢問其同桌的空櫈是否有人,將空櫈搬至鄰桌,此本平常的舉動卻遭北京老人謾罵不休。另一名食客看不下去,聲討了幾句,居然遭成枱北京老人「圍剿」。最早謾罵服務員的老伯甚至起身質問鄰桌「你是北京人嗎?有你說話的份兒嗎?你把身分證拿出來,我是110!」(北京戶籍人口身分證編號頭幾個數字是110),言語間甚是自豪。但短片流傳開來後,也有北京人回帖稱「太給北京人跌份兒」(丟臉)。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