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鑰機:《衛報》能否為報業反守為攻?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November 23, 2017 07:41:55:[新观察/xgc2000.org]

蘇鑰機:《衛報》能否為報業反守為攻?

【明報文章】上周四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總編輯Katharine Viner在該報發表長文,題為〈在危機時候新聞業的使命〉。她在去年7月寫了一篇〈技術如何干擾真相〉,並曾於2013年10月發表〈讀者上升:開放互聯網中的新聞業〉。

美國Nation雜誌派駐倫敦的通訊員D. D. Guttenplan認為,當今對讀者、技術和新聞未來探討的深入程度,在大西洋兩岸無人能及Viner。她有何獨到觀點?大家是否認同其看法?《衛報》的做法能否應用到不同地方的新聞傳媒?

衛報總編3篇文章談新聞未來

讓我們先看看該3篇長文的主要內容。在〈讀者上升〉一文中,Viner認為數碼化不僅是概念的改變,也是社會學意義上的改變,涉及問題包括:我們是誰、世界秩序如何形成、我們如何看自己、如何生活、權力轉移等。

資訊由傳統報紙的固定模式變成自由流通,資訊不斷無界限更新發展,傳媒恆常和讀者對話及合作。記者和受眾的關係變得更平等,讀者獲得賦權,互聯網上開展新的連繫方式。記者要更開放透明,堅守新聞的優良傳統,新聞不要過分商品化和無聊化。記者要尊重及了解讀者真正需要,不要盲目追求點擊率。新聞要有公信力,提供事實、鑑定真相和解釋現象。

在〈干擾真相〉文中,作者指出互聯網時代的一些矛盾,包括真與假、事實與謠言、少數人與多數人、開放平台與閉塞網絡、知情公眾與被誤導暴民。真相不被認可,大家沒有共識。科技令「事實」流傳得更快更廣,數碼時代更易發放假資訊並被人當真。

科技公司的算法(algorithms)程式給我們提供各自想要的資訊,強化我們原有的想法,接收不到不同的資訊,形成「過濾氣泡」(filter bubble)和「迴音密室」(echo chamber)。社交媒體盛行,facebook帶來深遠影響,因它有很大權力和豐富資源。新聞界控制不了其資訊發放渠道,致力於公眾利益的新聞變成生產垃圾資訊(churnalism),新聞界在追逐「誘騙點擊」(clickbait)和網上廣告收益,令生產「假新聞」的「內容農場」(content farm)大行其道。真假難辨,點擊為王、消費萬歲,重要性卻欠奉。

認真採訪的新聞機構收入劇減。以2016年第一季為例,八成半的美國網上廣告被Google和facebook佔去,傳統新聞業所得份額少得可憐。《紐約時報》在同期的營運收益下跌了13%,只有5200萬美元,而facebook在同期的收益卻增加了兩倍,達15.1億美元。不少記者面臨失業,新聞界「守門人」的功能受到威脅。走向數碼化不單是科技改變,更會形成新的權力互動關係,及影響社會肌理和市民福祉。

Viner在〈新聞業的使命〉文章中指出,《衛報》成立近200年,現時由Scott Trust基金會擁有,屬非牟利性質,宗旨在保障《衛報》財政及編輯獨立,不受商業或政治干擾。該報重視公信力,認為新聞界要贏得市民信任,員工要來自及反映社會不同階層,要強調公眾利益、反對威權主義,要能帶動改變、勇敢面對困難,讓市民一起參與。新聞界要提供事實真相,善用平台,發揮想像力,建立希望。現時《衛報》收入來源中,從讀者所得的資金多於從廣告得來的收益,共有超過80萬人提供資助。

衛報成敗 影響深遠

Viner的3篇長文指出很多現象問題,提出理念方向,努力為報紙思考前景。她指出數碼化是範式大轉移,大家要立體地多層次多角度去分析,探討新的營運模式和對社會的影響。

《衛報》作為個案試點,有很多可參考之處。它並非由傳統的商家擁有,而是靠非牟利的信託機構作為後盾,可說是「公營化的私營報紙」。營運上它全面擁抱互聯網,設法緊扣讀者,勇於講述自己理念並尋求合作。它用近乎眾籌方式,在該報網上一些文章末端呼籲讀者支持,用一分鐘時間投入低至一英鎊的捐助,成為會員或訂戶。《衛報》也依賴廣告收入,但此來源已非最主要,也不會強迫讀者看一些令人煩厭的網上廣告。

它不設「收費牆」,認為「收費牆」與互聯網的開放性質背道而馳,反而要積極擴大讀者基礎,並努力實行國際化。它的網站總瀏覽量和《紐約時報》相近,但讀者來源比《紐約時報》更國際化。《衛報》在全球英文報紙網站中排名第三,讀者人數達4000萬。它努力遵從新聞業的優良傳統,以公眾利益為先。

Viner出任總編輯兩年多,由《衛報》員工內部選出,是該報首名女性總編輯,而且只有46歲,但有超過20年新聞經驗。她有足夠相關經驗和處於適合改革的年齡層,曾在英國、澳洲和美國工作,更有自己一套理念想法。《衛報》敢於刊登這3篇5000至6000字的長文,同時也有600字的濃縮版本,讓讀者各取所需,做法大膽新穎。

《衛報》的這個改革實驗,成功的話令人鼓舞。不過其經驗可能只適用於嚴肅認真的中產報紙;大眾化報紙未必能照搬,其他地方的報紙也沒有相應條件實行。《衛報》近年不斷虧蝕,一直在縮減人手,前景並不樂觀。不論它成功與否,將來嚴肅報紙的數量相信仍會繼續減少。類似公營模式運作的報紙,只能是少數的例外,而非多數的常規。

如果它失敗的話,報紙的情况就更糟了。屆時讀者的選擇更少,新聞質素下降,商業味道更濃。當讀者和廣告的力量都未能支撐報業時,只好由報業老闆旗下的商業集團作跨行業的補貼,或由超級科技公司收購傳統報業,就如之前Amazon收購《華盛頓郵報》一樣。

《衛報》的實驗,旨在保住該報,為報業找尋出路和造福社會。它最終能否成功,我們只好拭目以待,心中期盼出現不太差勁的結果。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