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识分子的前世今生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无影风 于 July 16, 2007 10:35:12:[新观察/xgc2000.org]


陈献奎(原创)
前言:
先看一则来自网上的材料:《为什么“新中国”再也获不了诺贝尔奖?》
到目前为止,有八位华裔诺贝尔奖获得者,按获奖时间顺序为:
李政道:1926年生于上海,美籍华人,1957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年31岁;
杨振宁:1922年生于安徽,美籍华人,1957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年35岁;
丁肇中:1936年生于美国,中学时代在台湾,1976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年40岁;
李远哲:1936年生于台湾,中国台湾,1986年获诺贝尔获化学奖,时年50岁;
朱棣文:1948年生于美国,美籍华人,1997年获诺贝尔获物理学奖,时年49岁;
崔 琦:1939年生于河南,美籍华人,1998年获诺贝尔获物理学奖,时年59岁;
达 赖:1935年生于青海,中国国籍,1989年获诺贝尔和平奖,时年54岁;
高行健:1940年生于江西,获奖的同年加入法国籍,200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时年60岁。
从此表可以看出:在这八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中,除一位(朱棣文)接受的是纯美国教育外,有七位(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李远哲、崔琦、达赖、高行健)青年时期接受的是民国时期“旧社会”的教育,而且是处于战争年代,而在49年至今的57年中,“新中国”培养的学生中竟然没有一人,这说明了什么?!
须知:民国时期的中国人口只有约四亿,而在这五十多年中我国的人口已翻了3.5倍之多!
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请不要再对我说这是“诺贝尔评审委员会的偏见”!
正文:
答案在哪里?纵观我国知识分子在历史上的命运,对照现实,也许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根源,并探索到某种出路。
还记得中国历史上的战国时代吧。那里的历史是一段“百家争鸣”史。当时周室衰微,人们对周天子地位的信仰动摇了,不再迷信周室的“正统”。由于不受政治力量的束缚和禁锢,知识分子才敢于纷纷提出自己治国安邦的主张,出现了大量有见地、不盲从的思想者,呈现墨、儒、道、法、农百家争鸣的景象,可谓古代知识分子的“黄金时期”。我认为,要不是秦国吞并了六国,以“六国结盟”的趋势,中国有可能走上奴隶制联邦共和国的道路,形成民主政治的萌芽。从而推迟封建专制在中国的到来。而同一时期的欧洲,这种奴隶制联邦国家已经具备规模(即古希腊公元前5-4世纪的城邦)。
遗憾的是历史的机遇对中国似乎不那么偏爱,秦灭了六国,把中国的土地全部抢到他赢氏家族手中。过早地把中国推向封建专制制度的深渊,这一沦陷就是二千多年,其影响力至今未绝。吞并了土地还不够,因为人有思想,会思考的,总有一天会有人对他的政权合法性提出质疑,万一有一天人有提出“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王候将相,宁有种乎”这些“离经叛道”的主张怎么办?这种“不利于社会稳定”的“分裂言论”自然不能让它有生存的土壤。要灭掉这些土壤,就要先阉割掉人民的学习、探索和思考的能力,灭掉一切不利于统治的“流毒”。于是发生了历史上有名的“焚书坑儒”,经过这一次思想运动,秦朝全国上下统一了思想,万众一心建设大秦帝国。
如果不是秦朝的暴政,相信秦的天下也会传到几千年之后,到现在我们的口号一定是“坚持中国特色的封建制度一千年不动摇”。可惜,专制制度周期性的宿命(顺应民心——建立专制——权力膨胀——背离民心——倒台)谁也逃不掉。秦王朝还没来得及明白这个道理,就以仅仅14年的短命王朝为封建专制的周期性开了第一个先例。
到了汉朝,汉武帝又大搞了一次全国性的思想统一运动——“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汉武帝之所以要独尊儒术,是因为儒家的“三纲五常”的等级制度有利于统治地位的巩固。
汉以后的各代帝王对此心知肚明,因而不断强化这一思想的主体地位。于是八股文产生了,科举制度发明了,“标准答案式”的教育形成了,人的个性被抹杀了。看来历代统治者对儒家思想的推崇,才是孔子有幸成为中国古代最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的根本原因。其实,如果不是统治者人为拨高,如果放开思想禁锢,中国古代思想家教育家何止孔子一人?!
经过历代统治者人为的推崇,儒家思想渗入了国民的基因,等级制度由止根深蒂固。人民的大脑都被阉割过了,在这种环境下学习的知识,也只是为主子效劳、替主子卖命的知识,这样的知识分子,也仅仅是“思想太监”而已。
再看清朝,因为汉族血统的观念一直是国民的主流思想,清政府的合法性普遍遭到质疑,于是就有了大清的“文字狱”。以血腥的手段钳封住文弱书生的口笔。借以巩固政权。由是,清朝的命运得以延续两百年。
鸦片战争后,建制专制政权已经走向穷途末路,清政府对国人的思想控制能力已经衰退。许多仁人志士都在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于是西方各种主义与思潮开始流向了中国。人们才从儒家思想桎梏中解放出来。然而,新的思想体系尚未建立。国人一时找不着北,精神没了依靠。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因为人们没有了对所谓“权威”和“正统”的迷信,更能激发人们的思考热情,和利于国人的思想解放。这种解放运动,经过几十年的演绎,形成了二十年代的“五四”新文化运动。这个时期也是学派林立的,除自由主义与个人主义而外,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国家主义、新村主义,……不一而足,还有教育救国论、科学救国论、实业救国论,……甚至还有张东荪的主张只立不破、以新换旧的“不骂主义”,倒确实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只可惜这样的多元化在法律上并无保证,政权还是一个专制的政权,不过由于军阀混战而控制力稍松,暂时放出了一批牛鬼蛇神而已。但从思想言论自由这个角度来说,“五四”新文化运动可谓现代知识分子的“黄金时期”。
马克思主义就是在这样一个时期进入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用老毛的话来说,“可以归结为一句话‘造反有理!’”,此核心与无产阶级阶级的造反愿望很合拍,于是成了无产阶级的“圣经”。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建立的新中国,知识分子命运又如何呢?我们也在高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口号,但是我们是不是做到了?当时的口号——要民主要科学——90年过去了,我们是否实现了?我不想代替读者思考。回顾建国以来的历史,回顾建国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待遇,再看看我们现在的“标准答案式”的教育,参照几千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命运的轨迹,每个人都会得出自己的结论。
后语:
再回到本文开头的问题,也许有人会说,你说的钳制思想,那只是社会科学方面,自然科学方面应该也没有什么压抑吧,中国自然科学方面的为什么也没有诺奖?我说,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固然是科学的两个方面分支,但一旦人的思想受到束缚,么他已经丧失了独立思考和积极探索的精神,研究什么都不会有建树。

附:中国知识分子命运小结:
建国前:
两次黄金时期:战国时的“百家争鸣”、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
两次大灾难:秦朝的“焚书坑儒”,清朝的文字狱。
一次大阉割:西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建国后:
大阉割、大灾难:五十年代反右、化大革命及后来的……
黄金时期:(期待中)
个人看法,请不要把本人观点作为历史考试的答案!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