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对毛泽东死因的质疑 --- 京夫子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苏菲亚 于 January 20, 2007 18:57:09:[新观察/xgc2000.org]

作者: 大强 2007-01-18 09:29:18 [点击:213]
许世友对毛泽东死因的质疑 --- 京夫子

李志绥大夫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由于透露了大量的有关毛泽东的第一手近身观察的资料,对于研究毛泽东的的专家们来说,极为重要,极具价值。但是由于它透露的内容,涉及了一些为毛泽东工作过的人和事,因而也引起了这些人的不满和恐慌。他们群起而攻之,争先恐后的与李志绥划清界限,生怕因反李志绥不积极而被视为李志绥的同伙而丢了官。他们的这些积极的行动,使本来对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不是非常清楚的我,也被吸引,因而定购了一本《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来欣赏一下,看看这本书里到底写了些什么?

对这本回忆录最深的印像是,有关毛泽东的死和随后而来的在毛的死因上,许世友对毛的死因的质疑,以及李志绥的答辩和王洪文与许世友的争论。《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对毛泽东的死的描述是:午夜之前,毛的脉搏非常低,于是医生们从毛的静脉给毛输入了升脉散。午夜时刻,毛的脉搏恢复正常,但是十分钟之后,既零时十分,毛突然死亡。许世友第二天去向毛的遗体告别,发现毛身上有很多黑色的斑点,于是就起了疑心,认为毛泽东是被人下毒害死的。并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是上、中、下串通一气,下的毒,要好好审一审医生和护士。许世友说,我打了那么多年的仗,死人见的多了,可是从没见过这样的死人,全身有那么多的黑斑。许世友一说,叶剑英和李德生也感到奇怪,于是回头问李大夫,毛身上的黑斑是怎么回事,李只好解释了一遍。由于李大夫是医疗组长,因此无论如何要把毛的死因归为自然死亡,任何其它的解释都会引火烧身。

许世友却一直认为认为毛泽东是被人下毒害死的,在11界3中全会上再次提出《医生谋杀案》,要求审医生和护士。由于11界3中全会的主调是反毛、倒毛的,于是许世友的提案再次被封杀。但是,争论并没有结束,拥毛的一派一直在鼓动医生谋杀案,反毛的一派则尽力压制拥毛派的意见。李志绥则守口如瓶,不对任何人提起关于毛死的那一夜的任何事情,以避免引起任何怀疑,避免把医生谋杀案再次提到桌面上来!

此事虽然平静了一段时间,但并非是永久性的平静。那些当年参加过毛的治疗和值班的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18年之后,李志绥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出了毛死的那一夜的事情,这一下,自然又让人记起了许世友到死之前都没有放弃的《医生谋杀案》之说!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对毛泽东的死的描述,给了读者一个毛死亡的疑点!毛是在什么情况下死的呢?是在:医生们从毛的静脉给毛输入了升脉散后,午夜时刻,毛的脉搏已经恢复了正常,然而十分钟之后突然死亡。李志绥虽然为了保护那些当年参加过毛的治疗和值班的人,没再透露更加敏感的细节,但是,医生们在午夜前给毛注射的这一剂升脉散,自然而然的引起了人们的怀疑。这一剂升脉散里难道没有搀杂某种类似《安乐死》一类的药物吗?很多服用《安乐死》的人,不也都是服用之后,十分钟之后即死亡吗?

由于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透露了这一件事,自然引起了那些当年参加过毛的治疗和值班的人的极大的恐慌,生怕再次引发一次对毛的死因的追究和调查,于是以王新徳为首,对李志绥群起而攻之,坚决要否定有这件事!他们拿出毛死前对他们有利的一些记录,而闭口不提毛死前对他们不利的的那些记录,企图否定他们为毛注射了一剂升脉散,十分钟后毛突然死亡这件事!这样一来,把水搅混了,自然就把人们对毛死亡的疑问给引开了!

虽然,李志绥本人也在毛的死亡证明上签了名,证明毛是自然死亡的,但是他的回忆录,又把人们的记忆引回到许世友当年对毛的死因的质疑上!当许世友说到毛身上黑斑的问题时,叶剑英和李德生也感到奇怪,而叶、李二人也是征战了二十多年的老将,见到的死人自然不比许世友少,但他们也没有见过满身黑斑的尸体!虽然他们相信医生们不会害死毛泽东,但是这个可能有没有呢?唯一在海外的当事人李志绥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提供更加敏感的细节了!按照毛死后不久就发生了逮捕毛的妻子江青的政变这件事来看,在那个圈子里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在毛的权利如日中天的1960年代,不是还发生过针对毛的窃听事件吗?许世友的疑问,从此成了中国历史上又一个千古之迷!

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出版之后,中共立即购买了数千册发给部长级以上的高干人手一册,大概是认为这些高干思想觉悟高,不会中毒吧?正在旅美途中的副总理,李岚青还特地买了一本,托人找到李志绥为他签了字。江泽民读完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之后,专门找来一些毛生前的身边工作人员了解《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的内容,得到的答复是:全是真的。江泽民认为,《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的内容虽然全是真的,也必须坚决禁止老百姓阅读。原因有三:一、 这些事情中央不打算公开,因为对毛的形象不利。二、李志绥私自公开了中央不打算公开的事,有损中央的权威,如果不禁止,再出一个李志绥,还谈什么稳定压倒一切。三、老百姓读了《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之后,对共产党的信仰将被彻底毁灭。因此,指示有关部门组织对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进行批判。于是,一些人跳出来,争先恐后的表示效忠,惟恐反李志绥不力,连基本事实也不顾了,只要能用来反李志绥就行。

这里多的不提,只举出两个反李志绥的例子。第一个,中共的某个文人抛出了一个反李志绥的所谓:毛主席的机要秘书——高智老人访谈录。毛主席的机要秘书1949年后,先后为 叶子龙、徐业夫、张玉风。高智虽然在中央办公厅工作,但是从来没有担任过毛主席的机要秘书,也没有在毛的一组里任过职。给毛主席值班的是李银桥等人,而李银桥等人从来没有提过高智和他们一起值过班。文章中还无中生有的生造出一个毛主席的保健医生, 吴医生, 这吴医生是谁?搞了这么多花样,目的原来是要否定李志绥写的一件事,既三年灾荒其间,叶子龙等一组成员以给毛过生日为名,大排宴席,把浙江省公安厅长王芳灌的大醉这件事。毛身边的人是这个样子,影响不是太坏了吗?不否定怎么行?于是,干脆不顾事实而胡说了。高智,连一组的成员都不是,怎么可能参加一组成员的宴席?第二个是中共的另一个文人抛出了一个王鹤濱的谈话。王鹤濱承认,他从1949年给毛做保健医生,他自己遗憾的是,他没能做到底,得罪了江青,于1953年11月下了位,而将毛的保健医生一职让位给了李志绥,使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最终问世!按照王鹤濱的谈话,李志绥应是1954年接替他的位置的,与李志绥说的一致,因而否定了某些反李志绥的人所说的,李志绥1957年才接替毛的保健医生一职的说法。王鹤濱对李志绥发表《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非常不满意,认为有损于毛主席的光辉形象。为此王鹤濱斥责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中许多事,特别是毛的私生活都是道听途说。我仔细地读了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结果发现书中并不存在什么“道听途说的事”。如果说书中有听人所说,那也不是“道听途说”。李在中南海甲区内,要离开这禁区,需要经过乙等禁区,再过丙等禁区,才能出得大门。他在这几乎是密封的禁区中生活了二十二年,他到何处去“道听途说”?除了毛泽东,就是李银桥或秘书田家英,或汪东兴之类的人。这样一来的“道听途说”,都是共产党的“绝密信息”。《回忆录》好就好在李医生把这些“绝密信息”彻底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见了阳光。不但让全中国,全世界,就是中南海乙区,丙区那些头头们,以及1953年11月就下了位的王鹤濱自己,也大开了眼界,仔细看看着个伟大领袖,这个他们所造的“神”,到底是个什么“物”。

研究中国现代史,一个重要的课题是研究毛泽东。而研究毛泽东,首先有要打破毛泽东迷信,把“魔”还原为“人”,或者说吧“神”还原为人。透过人的毛泽东,更能客观地看到当代中国历史饶有兴味的真实的一面。 人有七情六欲,毛泽东非正人君子。观其一生,正是七情六欲都十分旺盛。从来帝王皆风流,自古美人慕英雄。毛泽东本人及其追随者们,无论怎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呼风唤雨,高筑思想祭坛,建造主义神殿,但是物质不灭,生命之树长绿。做为“神”,毛泽东终归虚妄、荒诞;做为人,毛泽东才算真实、可信。 研究“人”的毛泽东,从来就是中共的一大禁忌。研究毛泽东的性史,更是要冒天下之大不讳。然而西人弗洛伊德氏有言曰:性乃人生的基本出发点。我国老前辈孟夫子亦有教诲。“食色性也”。我们虽然不敢苟同两位前贤的高见,但透过毛泽东与一系列女子的性关系,即俗称的“风流史”,或许更易于达到把毛泽东从高居着的神殿上请下来,做一个凡胎俗骨。再到人间走一遭。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