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力刀 于 October 18, 2006 03:54:28:[新观察/xgc2000.org]

收到高耀洁老师--我的前辈校友,我的忘年之交电子来信,希望我能帮她把这些文字--她历尽千辛万苦托人敲打写成的,在国内却被压制的充满血与泪的文字--发布于中文网络,让全世界更多的人们知道事实真相,来管怀国内那些处于社会最低层的人们--HIV阳性和艾滋病人们。

两个新年,打电话问候老人,她一打开话匣子就不能停止,全部话题就集中在如何拯救和帮助河南艾滋病人和他们的孩子们。每每说到伤心和难过出,老人痛哭,让电话这头的我这个大男人也禁不住泪下,为80高龄的老人
难过。

我答应老人,将尽我之能,帮她把这些血与泪写成的文字传遍全世界!

力刀 10/16/2006 美国 刀客论坛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高耀洁


俗话说,上访难,难若上青天,现在我们真的体会到了……
下面是 2006年6月20日和21日河南省宁陵县部分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妇女到河南省高检上访的情况。
2006年6月20日我们在大河报和网络上发现这样一个消息:“从6月19日到23日在河南省省高检机关开展举报宣传周活动,鼓励群众积极举报职务犯罪线索,为了便于群众举报,省高检还公布了举报中心电话,举报接待室电话。”
无论是真是假,我们都要试一下。有6名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妇女,1名男子(他是妻子传染给他的,他的妻子是2001年在医院剖腹产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和1名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的5岁女童,1名妇女家属(健康人),一共9名,最大感染者是42岁,最小5岁。我们从7点在宁陵县坐大巴车,9点30分到郑州,立即到省高检。在省高检接待室,我们赶紧要了2张表格,填写内容:一个表格写了我们县有11个人因在医院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已经死亡的情况;另一个表格填写了有26个家庭因医院给家人输血感染艾滋病,当地人民法院不给立案,当地人民检查院没有追究医院和医生的责任,当地政府没有赔偿的详细材料。我们写好以后赶紧交了上去。
省高检接待室很热,全省各地市的老百姓来上访者较多,像赶庙会那样热闹。
我让我县其它人员在接待室等着,如果念到我和张秀的名字时,再叫我,我在接待室门口看宣传栏里的立案标准。
检察机关管辖的侵权渎职犯罪主要案件立案标准
1、滥用职权案(六条)2、玩忽职守案(八条)3、非法拘禁案(六条)4、刑讯逼供案(五条)5、报复陷害案(三条)
以上每条都写的有理有据,清清楚楚,但老百姓没有人看,他们说这些立案标准都没有用,有的人已上访15年了,都没有结果。有一个农村来的老大娘问我:“你为啥来上访呢?”我说:“我的孩子因医疗事故死亡都快2年了,没有部门处理,当地法院不给立案,当地检察院也不追究。”老大娘说:“天下乌鸦一般黑,都是这样,政府腐败造成的。”
老大娘说:“闺女,不要再看那些宣传栏里的内容,没有用,我们还是瞎了好,这个社会我们什么都看不到,眼不见,心不烦,就好了。等会儿你到接待室里,工作人员接访你时,你什么都明白了,你还不知道这个社会有多黑。” 我是第一次来河南省省高检上访,准备了2份材料。
一份是我的长女孙迎晨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死亡的事件,检察院不是要追究责任吗?我把宁陵县政府,宁陵县县委,宁陵县卫生局,宁陵县防疫站,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全部都交给省高检部门处理,在2004年8月份我女儿死亡以前宁陵县已查出有10名因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8名死亡,2名存活。为什么不排查宁陵县输血的人群?如及时采取措施,我的大女儿就不会走向死亡了。该追究哪个相关部门的责任?我不知道,为什么该立案的案件法院就是不给立案?该追究刑事责任的检察院就是不追究?法院不给立案,检察院不追究刑事责任,我们就要求省高检来处理。
还有一份材料是宁陵县输血感染艾滋病妇女26个家庭集体上访材料,同样是告以上单位的,并要求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当我看完立案标准以后,与我同来的人叫我说,省高检的人点你的名字。
省高检保安人员把我叫到省高检接访办公室。
省高检工作人员:“你说你孩子死亡以前,有人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死亡吗?你们县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有多少人?都在哪几家医院传染的?”
我说:“目前,已知宁陵县有26个家庭的成员因输血感染艾滋病,其中有10个儿童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基本上都是从1995年到2001年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生孩子时,医生为了血浆利益,不该输血也给输血,有一个是2001年在宁陵县人民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我们县法院不立案,县检察院不追究,政府不赔偿。”
省高检工作人员说:“你们有没有详细的材料,让我看一看,看过以后我们才能说这个事怎么处理。”
我把宁陵县输血感染艾滋病和母婴感染艾滋病儿童共计46个人的详细感染艾滋病材料全部交给他看。
高检工作人员看后说:“胡闹,出现这么多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事件,没有部门处理,艾滋病必须要控制,如不控制后果更厉害。你们这个事我们省高检要当做一个重大典型事件来处理。我做批示,该追究的必须追究,一切责任……”,停顿了一下,他又说:“给老百姓看病的医院能让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简直胡闹!”
我看到高检工作人员在我的上访材料表里,批示写了100多个字。
省高检工作人员说:“明天(2006年6月22日)我们省高检副检察长上商丘检察院大接访,我们省高检副检查长要亲自把你们宁陵县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的重大事件交给商丘市检察院处理,让他们认真处理好这一重大事件。”
我从上访到现在快一年了,没有一个部门给批示这么多的字。
今天是不是遇见“包青天”了。我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我感到我好像在做梦。
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11点45分了,我们这些妇女也想进去谈一谈。
只能等到下午3点上班时再到高检接访办公室交集体材料,实际大家的材料我已经上交了,但是大家还是想到里面谈一谈。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抗早上的病毒药物忘记吃了,我赶紧服抗病毒药物。然后,我吃了一个干烧饼,喝一点矿泉水,其他的人吃的是2个烙馍,每一个烙馍是一元人民币,再喝点矿泉水,这样一顿简单的中午饭大家10分钟就吃完了。因天气热到39度,想找一个地方歇一歇。我的女儿玲玲怕热,什么东西也没吃。
艾滋病人冬天怕冷,夏天怕热,这2个季节是艾滋病死亡高峰。 因天气太热,我们必须找到一个凉快的一个地方歇一歇,毕竟还有孩子。中午12点30分我们到高检西边农业银行营业大厅,我们坐在那儿休息一会儿,我们刚刚坐下休息15分钟,农行银行营业大厅的保安人员就把我们赶走了。
我们又找到高检附近的河南法制报社楼下大厅,在大厅的上方和停在报社门口的几辆宣传车门上有一个大广告语:《河南法制报》改成《今日安报》。大厅的地面全部用的是水磨石地板,非常凉快。 三个妇女躺在报社大厅地下就睡着了,2个妇女到大街上看一看去了。我不能睡,女儿在大厅玩,大家因疲劳过度,睡的都很沉,这些人身上仅有的财物,如果小偷来了怎么办?
2点多的时候我1个人在厅里转悠。2点20分报社工作人员陆续上班了,他们看了看这些上访的人员,谁也没有说话。
下午3点高检准时开始接访,我们走到高检接待室门口时,到了下午4点时我们被高检点名,保安人员把我们3个妇女领到一个接访办公室 。一个是吕芝,是1995年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做剖腹产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她的孩子也是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了,另一位是张娥,她是2001年在宁陵县人民医院做手术时输血感染艾滋病。
高检工作人员说:“你们反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事,在河南省都不稀罕了,现在你们有四免一关怀政策,看病打针都不掏钱,国家对你们这些人群非常照顾 。现在我们整个河南省都不给立案。你们只有找当地政府解决实际问题。”
张娥说:“1998年以前不给立案,我是2001年在医院看病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应该给立案吧?我现在左眼都失明了,为了看病,我们家里所有积蓄都化完了,……”
吕芝说:“我们都没有门路才到高检上访,如果我县法院给立案,县人检察院追究当年县卫生局和宁陵县医院的刑事责任,我们就不需要跑到这个地方上访了,我的孩子也感染了艾滋病。
高检工作人员说:“你们可以通过到省信访局上访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吕芝说:“我们都去过了,当地政府还是不给解决。”
高检工作人员说:“我们管不住法院立案的事,你们只有一个办法,到省信访局上访,通过上访,你们每一次上访,省信访局都扣你们商丘市和宁陵县政府的分,扣多了,这些领导都不好当了,你们到那而去上访吧!”
下午4点30分我们一行9个人来到省信访局,今天是星期二省信访局不接访,我们找到了省信访局的小门进入省信访局。我们直接找省信访局工作人员,找到后,他说:“你们是那个地方的,那个市、县管辖?反映什么问题?”
我们说:“商丘市的,宁陵县人,反映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的问题。”
工作人员说:“今天下午不上班,今天下午学习。明天上午再接访,你们回去吧。”
我们说:“我们从宁陵到商丘市,从商丘市到郑州,又跑到这个地方,跑了几个小时,你们让我们回去,说回去都回去了,天这么热,我们也不知道你们星期二接不接访,我们想和你们省信访局的领导见见面,总可以吧?”
工作人员说:“你们在院里等一会儿,有人来接待你们。”
我们在省信访局院里等了20分钟,等来的是我县驻省接访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我认识她,她姓赵,40多岁,她原来系宁陵信访局干部,现在是宁陵县信访局驻省信访局办事处工作人员。这些人天天站在省信访局门口,阻挡宁陵县的上访人员,不准进入省信访局上访,如果进了,要扣宁陵县政府形象分,扣多了,政府的县长要换地方工作。
赵某一看是我们这些输血感染艾滋病妇女人群,她赶紧到门口超市买来10瓶矿泉水。给大家降降温,她非常有礼貌,她把每一瓶矿泉水送到每一个人手里。
赵某说:“给你们上楼开房间,带空调。先歇一歇,走,你们上楼上房间里去。”
下午5点多了,大家跟着赵某上楼开房间了,安排在6楼一个带空调的房间里,有4个床位,大家先歇一会儿。
赵某说:“你们拿出一个总的意见,我好给我县信访局孟局长汇报,孟局长再给县委和政府主要领导汇报。我先回避一下,你们赶紧商量。” 大家最后统一了一个意见:
1、成人前期治疗8万元,精神赔偿是10万元.儿童前期治疗是8万元,精神赔偿是10万元。
2、成人每月生活费统一是1000元,儿童每月生活费是统一1200元。
3、以后有大病政府先支付费用。
4、追究当年医院和医生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刑事责任。
大家把这个意见交给了赵某,让她交给政府。并给她说,政府想派人来接可以,但是必须在答应这些条件之后。
晚上8点多时,我县来人了,县卫生局的局长派来2个‘虾兵蟹将’,我们认为回去是不可能的。卫生局的工作人员说:“回去才能解决问题,不回去怎么解决问题?”
我们说:“明天,我们到省信访局填表以后再说,你们现在哪儿凉快上哪儿去”。
晚上8点30分我们到街上吃晚饭。吃过饭以后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
晚上睡到12点的时候,有人敲门。我问他们,他们不说。过了10分钟有又人敲门。
他们说:“我们是刘楼乡的,让张春现在回去。”我和张春被叫醒了,张秀还在睡。
我们让刘楼乡的工作人员进到屋里谈事。
我给他们说:“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张春回家,现在已经进入下半夜了,司机来回开车太劳累,司机需要休息,你们来是乡政府派来的,不是自愿跑到郑州让张春回家的。”
我不同意让任何一个上访者后半夜回去,因宁陵县在2005年3月23日凌晨2点时在河南民权县高速公路上发生特大交通事故,豪华欧宝小轿车因行驶超速钻到大货车轮下,随后欧宝小轿车起火爆炸,里面有2名上访的老干部,3名局长,全部烧成一把灰。这就是宁陵县后半夜接上访的恶果。
详细内容:2005年3月23日今天零晨2点时在河南省民权县(我县的邻县)高速路上发生特大交通事故,小轿车爆炸。一辆“欧宝”小轿车与一辆同向行驶的大型火车追尾相撞,小轿车内5名人员无一幸存。今天凌晨2点时,由于有雾,能见度低,从郑州返回的宁陵县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二公司的一辆银白的“欧宝”小轿车,行至连霍高速公路民权县出站口西约 2 公里处时,追尾撞上了一辆大型货车的左后轮处,两车相碰的瞬间,车内突然摔出2名老干部上访人员,“欧宝”轿车突然起火爆炸,仅仅数分钟后,车内3名局长葬身大火中,大货车人员安然无恙。
小轿车的司机是宁陵县城建局局长刘玉亮,40岁,单位固定资产 2千多万元,“欧宝”小轿车是他的私人小轿车,在保险公司参加了80万人民币保险,还有人身保险,据当地的群众讲,保险公司最低赔偿给刘玉亮200万元人民币,他是宁陵县首富。车内有2名信访局的正副局长。
上省信访局上访的老干部一共有100多人,全部是八县一市的老干部,因工资太低,才统一到省信访局上访。这些老干部都是60多岁,他们是3月22日去的,省信访局要求八县一市的的县政府来一个副县长带头把这些老干部晚上12钟以前全部离开省信访局无论如何全部接回家。
2个老干部宁陵县政府和县委共同赔偿每人赔偿金是17万元人民币。
3个局长因公殉职每人都有国家赔偿。
老百姓说:“这些局长不为老百姓办实事,死了也不可怜,可怜的是2个老干部,因上访死亡,这是体制的问题,这些官员坐在豪华小轿车了,不办事实,死了,该死。
乡政府派来的工作人员开车来接张春,他们心里也不愿意来,如不来,乡长会开除他,这些乡里工作人员又解决不了张春的实际问题 。他们只会两头受气,也没有办法。今天晚上我不让张春走,这样不但保护了张春也保护了乡政府的工作人员,乡政府的人员开车过来太劳累。
2006年6月21日,早上, 省信访局大厅只开半扇门,门口有保安人员把守,手里有警棒。进里面不准带包, 我第一个跑进里面去的,让我丈夫在门口拿着我的提包等我,我包里面有很多的材料,我一但要材料,赶紧在门口给我,徐献礼和张娥也在里面了,其它人员都被乡政府的人拦住了,我赶紧找省信访局的工作人员,我给他们说,我们来了9个人,还有6个人不让进,工作人员说:“你赶紧叫她们去,我要点人数。” 我到省信访局大厅外面叫她们过来,但是都被乡政府拦住了,其中罗岗乡的于照玲被她乡政府的3名工作人员叫走了。每一次上访都有乡政府人员来接,上访人员有一个最大弱点是:乡政府给100元或200元的好处,连骗带吓,就都哄走了,所以上访一次一次不成功。
我和徐献礼以及张娥在大厅里我们填表,我需要什么资料,徐献礼到门口给我拿,我们在大厅里,我写了26个家庭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详细情况,又让徐献礼到大厅外面复印,我们办妥后已经是上午10点30分了,赶紧交表。
今天上午是星期三,省信访局门口停了30多辆,都是拦上访人员,河南一共有107个县,各县都有在郑州专门拦截上访者的人员,这些人员每月的开支,再加上驻北京的截访者,一个河南省每年总共需一千万人民币的费用。中国应该把信访撤掉,全国老百姓有问题全部找公检法部门解决,依法治理国家,依法服务人民,这样多好。
上午11点时省接访工作人员叫我们进入2名与里面工作人员谈问题。省信访局里保安人员把我和张秀领到一个办公室里谈宁陵县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问题。
工作人员说:“你们反映的问题我们也解决不了,这是走司法程序问题,该立案的还是找当地法院立案,今天你们来我们给你们当地政府写一封信函,回去交给信访局或宁陵县政府都可以。在90天内协商好处理问题,如果协商不好,你们再来,我们再给当地政府写信函,我们只能做督促工作,你们拿着信回去把。”
我们把26个家庭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资料给了他们。
90天,我们艾滋病人,有多少个90天可消耗的时间,艾滋病人不像健康人一样,没有时间等,如果长期下去艾滋病人都会变成疯子,或者走向另一个世界。
我们大家都走到一起说:高检没有用,高法没有用,省信访局也没有用,现在我们只有上省委了,找省委书记徐光春,让他来处理这些输血感染艾滋病不予立案的问题。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俗话说:天难,地难!上难,下难!那有上访难!
2006年6月2日,大家来到省委门口,有武警把门,他们让我们出示证明,我们说找省委书记谈艾滋病问题。武警用对讲机联系出来了一个警官。
这名男警官40多岁,穿一身标准警官服,又高又胖,比我高一头多。警官说:“你们都站在省委门口干什么?有什么事到省信访局反映。这个地方专门有人接待是告大队书记、乡镇书记、县委书记等违法乱纪的问题。你们是反映什么问题?”
我们是反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问题,当地法院不给立案,政府不赔偿。我们去过高院,我们去过省卫生厅,我们去过省信访局都不给解决问题。我的孩子已经死亡一年多了,政府不给处理,我这个小女儿 5 岁了,也是艾滋病。
警官说:“你们都是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你们来多少人,让我数一下,一共算上孩子是 8 个人,你们不要走动,你们都坐下,你们要为他人负责,对自己负责,你们离其它人远一点,不要传染给他人,你们说话要与别人远一点,防治空气传染,保护他人健康,保护自己健康,你们不要乱走动。”警官的声音像个大喇叭,在喊叫。吓得其他妇女都不敢与警官说理,坐在地下都不敢动了。
警官说完上省委大院里面去了,我们在门口坐着,有很多的人在看我们。这时乡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来了。
10分钟后又警官从省委大院出来,给我们一个纸条,让我们去省卫生厅谈问题
我们说:“我们这些地方都去过,都不给解决问题,我的孩子死亡快 2 年了,省卫生厅不是司法部门,他们不能追究医生和医院的责任。我要告宁陵县县委、县政府、县卫生局、县防疫站等。”
警官大声说:“你只能告一个部门,你告谁?”
我说:“我告宁陵县县委书记,我的女儿死亡快 2年了,案件凭啥不给我处理。”
警官用眼看看我。他说:“你在这儿等一会儿。”片刻警官与省委一名工作人员出来了。
省委工作人员对商丘市信访局局长和宁陵信访工作人员说:“你们看一看,这么热的天,还有孩子才这么小,还有病,如果老百姓没有实际问题不会从那么远的路跑到省委门口。他们有实际问题才到这儿,要把这些人员安全送到家里,现在快12点了,到家也要3点,你们用专车送到宁陵县信访局里。要把她们的提出的实际问题,能解决的必须给人家解决。”
我们跟省委的工作人员说:“宁陵县政府一个周内不处理问题,我们还来。”
我们听了以后,决定回去,且必须3点钟之前到家,政府有人在宁陵县信访局等我们。也许大家听到政府想给解决问题的时候,心开始不齐了,开始盘算自己赔偿问题。
我到共用电话亭打了有10分钟电话以后,我县的感染者都走完了,她们是怎么走的,我都不知道,没有一个人给我打招呼。
我们全家坐邮政局专车走高速公路回家。2名司机轮换开,车开的非常快。我们到县信访局时正好是大家上班的时间3点整。我到信访局里,我县的感染者张春和王凤已经到县信访局。朱副县长到了,民政局局长到了,卫生局局长到了,公安局副局长到了,信访局孟局长也在。我们这些人都在等吕芝和徐献礼以及张秀。
我们大家等她们等到3点半,我们不再等了。副县长:“:我是刚来的,我姓朱,大家都互相不认识,昨天晚上听说你们在省里上访,县政府和县委主要领导都非常关心你们,临时又开了一个小会,还有孩子也跟的上访,我们担心小孩,这么小,天又这么热,都是病号。大家刚刚收完小麦,又去上访,以后再去上访给我说一声。先让民政局周局长说一说。”
县民政局周局说:
1 、孤儿是160元( 130元生活费,30元抚养费 )。
2 、单亲( 无论是父亲或母亲因血液感染艾滋病死亡的一方不在了) 每个儿童,每人每月是50元生活补贴。一直发到18周岁为止。
3、存活感染艾滋病人员是每月每人是 40 元,现在每个乡政府再40元的基础上增加60元,一共是100元生活费。春节期间每个感染艾滋病家庭是慰问金是100元,2个被子,1袋面粉。只要国家让感染艾滋病享受的,我们民政局一步到位。从来不欠感染艾滋病人员的生活费。
县卫生局李局说:
1、免费在县防疫站查HIV抗体。
2、 免费发放抗病毒药物,免费治疗机会性感染其他并发症。
3、免费发母婴阻断药。
4、感染艾滋病家庭的儿童免费上学。
5、 1年2次免费检查CD4。
县公安局翟副局说:现在她们都是依法上访,她们现在没有违法上访行为。现在都懂法律了。
朱副县长说:“你们有什么要求都说一说。”
1、 我说:成人每人前期治疗先付医疗费是8元,儿童每人付前期治疗费是8万元。我的长女孙迎晨是政府没有及时排查输血感染艾滋病人群,没有采取措施,我们给她查出 1天半死亡了。我们要求长女孙迎晨死亡赔偿是:抚养到9岁零2个月抚养费12万元,治疗费8万,精神赔偿8万元,我和小女儿都是艾滋病病人,一共是 44万元。以后有大病政府先垫付资金治疗。
2 、王凤说:家庭与家庭不一样,我自己感染艾滋病,我上面有父母,下面有4个孩子,丈夫因交通事故现在神经了,我要 80 万元。
3、张春说 :我们也有父母,也有2个孩子,我也要 80 万元.
4、 吕芝说:我有父母,也有害艾滋病的孩子,我的小女儿虽然没有鉴定死亡证明是艾滋病死亡的,我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我生的第一个孩子是艾滋病,那么肯定也是因艾滋病死亡的,我们也要 80 万元。
5、徐献礼:我的妻子是1995年在宁陵县做剖腹产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因政府没有排查,我也让妻子传染了艾滋病,我们也有父母,也有孩子,我们也要 80 万元。
6 、张娥说:我是2001年在宁陵县人民医院做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医院的医生在血库里提的袋装血液。张娥还没有说完。
卫生局局长李局说:宁陵县人民医院的血液都是从商丘市红十字血库拿的,我们专门到商丘市红十字血库查了一遍,那个人没有艾滋病,是健康人。
张娥说:那;我要求立案检查。
7、于照玲因乡政府的人员从省信访局直接把她叫回家了,只好让她送来材料再说。
朱副县长说:我总结今天大家的意见与昨天你们昨天晚上说的意见
①赔偿问题。1998年以后输血感染艾滋病追究医院的责任。②后期治疗问题。③生活费。
朱副县长说:我们河南一共有107个县,宁陵县经济发展财政收入是倒数第二,如果大家拿出一个总的意见。1998年以前输血感染艾滋病需要赔偿多少钱?1998年献血法颁布以后多少钱?都要几十万,政府没有这么多钱,你们要考虑实际解决问题。我们今天谈到这儿,我要马上汇报工作,你们都回去吧.
我走后,其它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妇女又在信访局门口说事。到晚上有人给我打来电话说:大家都要几十万,政府要是给不起,怎么办?
我说:“先让政府给付前期治疗费是5.5万元,大家都不同意,等到下一个星期三大家再说吧!如果政府不给赔偿我们还到省省委门口找省委书记解决问题。”
2006 年6月30日,河南省高级法院在商丘市接访,早晨宁陵县10名输血感染艾滋病感染人员与家属一起到商丘市接访处上访。上午8点07分,此处已经有300多人了,有的人早上5点都来排队要表。这次接访是河南省高法第二次,上次是5月份,还是有很多的冤案,没有审理,没有受理,没有执行。这次接访与上次接访不同,这次接访是法院没有立案的。
我们赶紧到填表处要了2张表格,我们的号是102.106,前面已经有100多个人要走表格了。今天商丘市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人也来上访,他叫侯某某,他的儿子在1995年在商丘市最好的医院人民医院动手术时输血感染艾滋病,这些不负责任的医生每月工资是1000多元人民币,没有查HIV抗体的血浆,就给这个孩子输了,感染艾滋病病毒。应该有报应,让这些制造艾滋病的医生的后代都害艾滋病。侯某只有这一个孩子,孩子现在已经16岁了,因艾滋病病毒发作让这个孩子无法上完中学中途退学了。侯某和妻子天天往法院跑,都不起作用。他:“我们要人民的法院干什么?”
还有商丘市柘城县的输血感染艾滋病者,也是上访的。
在这个门口有老人上访,有中年人上访,有年轻人上访,我的孩子也上访,年龄最大的上访者是70多岁,最小的可能是我的小女儿5岁。
在商丘市中级法院接待处,有10个办公室来接访人民上访,有的案件需要有省法院来处理交给省法院接访的工作人员来处理,需要商丘市中级法院来处理,交给商丘市法院处理,今天在商丘市中级法院大院里,商丘市八县一市的法院工作人员都来帮省高院大接访处理问题。我县法院的工作人员也在这儿帮着处理问题。
上午11点55分省法院的工作人员接访我们,但是只叫1名人员进去与高院反映不予立案的问题,大家让我去了,我把宁陵县26个家庭因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不予立案的材料拿过去,法警把我领到二楼民事诉讼厅让我与高法人员谈问题。
高法人员说:“输血是政府行为,当年政府没有管理好血液问题,我非常同情你们,你们是无辜的。但是法院不予立案,是这些问题交给了人民政府来处理问题。有政府提供药物,提供治疗,提供生活救助。” 本人说:“我们是因生孩子剖腹产在国家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我们的小孩子也是艾滋病,我的大孩子已死了,还是不给立案。”
高法人员说:“一府监管两院(人民政府监管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我们只能听人民政府安排,我们没有权利给你们立案。我让商丘市中级法院把你们这些材料转到宁陵县人民法院立案厅,你们到7月10日到宁陵县法院问一下就可以了,怎么处理你们的问题让宁陵县人民法院给你们解释。”
我从高法接待室出来了,我看一看豪华的办公大楼,每一个接待室都开着空调,这些官员手里拿2部手机,坐着豪华轿车,拿着国家的俸禄就是这样 为人民服务的?
那么,到北京卫生部上访又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2006年7月18日,我们第五次到国家卫生部上访,这次我们要求见高层人员谈:我们当地人民法院不给立案,政府不赔偿,我们还有几个明天?我们的孩子还有几个明天?
我们想到国家卫生部里面谈问题,但是门口有 5 名保安人员戴着白手套拦住我们的去路,这5名人员看着我自己,我县其它妇女都不敢说话。
我站在卫生部门口大喊:“高强部长,你给我出来,我的女儿因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他死的时候,你们拿着国家的俸禄在做什么?”我的喊声引来了20多人驻足围观。
于是,保安人员拨打了北京110。北京的110真快,过了5分钟过来一辆大警车,来了2名警员,1名司机,1名工作人员。他们来了以后,国家卫生部出来一名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简单与警员说了几句。
卫生部的工作人员有40多岁,他叫来一位年轻的秘书,让秘书带来上访反映问题的表格,我对秘书说:我已经填过4次了,我不填。
秘书说:你不填,怎么反映问题。我们大家在卫生部门口接待室还是填了表。秘书说:“你们星期四再到卫生部信访接待处再填一次。”
我们在门口与秘书反映问题时,卫生部的工作人员把我们填的表全部要走了,带回了卫生部。
我们离开国家卫生部时,已经上午12点40分了。我们就是这样被卫生部的官员们一次一次搪塞回去的。
我们这些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是政府无法否定的,还把艾滋病病毒传染给了孩子或丈夫……我们因艾滋病,遭到社会歧视,家人抛弃,朋友的不理睬……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